一
   “是。”文静轩对这雷凌将军十分佩服,早在读书时就听说他有一把祖传的断魂刀,不但能取人性命,而且连人鬼魂也都斩了,当年他追随洪武皇帝南征北战时,曾用断魂刀一战而斩敌首级四百具,立下了赫赫威名,又传说他当年在鄱阳湖中作战翻船,将溺于水中时,却被一神人救起;现在得以亲眼所见其又按祖传断魂刀的样式打造六百把,用以训练六百名斩鬼手,其威风、其魄力更是让文静轩敬若神人,听雷将军说不喜欢这诗,他心中虽然不愿,还是马上换了首诗,讲解“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雷凌这才笑着点点头。
  雷凌素来不近女色,无妻无妾,每天与他同床共枕的便是这把祖传的断魂刀,这刀在他家已传五世,据说是当年因为祖上救了一个素不相识的道士,这道士便赠以此物,说这刀能够断人魂魄,他家世代不过拿这刀帮人驱妖除魔,骗口饭吃,不曾想到他手上凭着这把刀居然建功立业,光宗耀祖。所以这刀在他身上形影不离。每夜练完刀后,还要在床上欣赏一阵,爱如宠妾。这天月光很好,他不禁多看了一时,这断魂刀与其他刀无甚大的不同,只是刀背十分宽厚,画满了曲曲折折的符号,想必是镇鬼降妖用的道符。他看一阵,抚摸一阵,最后依依不舍地插入刀鞘,放在身旁,这才睡了。
  次日雷凌带众斩鬼手到城外训练,文静轩一人在家,闲来无事,出了将军府到外面游玩。出府门不远,街上围了好大一群人,到近前看看,是一个道士在算卦,这老道自称道号天渊,能知过去未来。文静轩见这老道天生得一双小眼,贼溜溜转个不停,带着江湖骗子的样子,他站在一旁,有意看他怎么骗人。不料这老道为人言过去事情,一说即准,连算数人,全是如此,众人无不惊为天人。但天渊道长只说过去事情,绝口不算将来。有人道:“往事已矣,你算得再准也没有什么用,还是算将来吧!”天渊却道:“知道往事于事无补,知道将来同样没有什么用,天自有道,人各有命,一切冥冥之中自由定数,知道了不过徒增烦恼而已。”这话说得颇有见地,文静轩大起敬佩之心,道:“道长可能看出我过去之事?”天渊抬头看他一眼,手抚两绺山羊胡慢慢道:“阁下一看就知道是个以读书而富贵的人,但你生性朴素、梗直,难免被人利用。”他站起来,拉文静轩到一旁低声问道:“最近你居住之地可有火灾。”文静轩惊道:“道长如何知道?”老道笑而不答,又问道:“我可否到您居住之地一看。”文静轩道:“当然可以,请随我来。”天渊当时收拾了东西就跟着文静轩走,众人还要缠着他算卦,老道生气道:“我已说过天自有道,人各有命,多知无益,散了吧。”众人不肯散,一直跟着老道到雷将军府门,守卫的兵丁几声训斥,这才散了。
  当晚雷凌回来,文静轩把此事说于他听,雷凌不屑道:“肯定是家中哪个不安分的家伙把家事说出去了,这老道借此诈财,现在这江湖术士中也深谙这虚虚实实的兵法了,他今日不向你要钱,过不了几天还要过来索取。”文静轩细想今日所遇老道情景,深不以雷凌的话为然。又过了几十日,天都快转凉了,终未见那老道来索取钱财,他说与雷凌,雷凌早就忘了此事,茫然不知所云,文静轩只好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