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发生在古都洛阳的一件事在全国的各大网站上炒得沸沸扬扬,铺天盖地的控诉声、叫骂声连绵不绝,直指洛阳的领导人。这件事便是前天刚刚被披露的“洛阳烈士陵园被毁”的新闻。这条新闻最先起始于《大河报》驻洛首席记者任双玲所报道的《洛阳烈士墓被夷为平地、烈士陵让位商业墓地》,随后在大河网上转载,既而又蔓延到全国各大网络的几乎每个角落。
   其实,此种想法大错特错矣。
   其次,洛阳的媒体、洛阳的记者并不是不想将此新闻公布于众。最起码,大多数洛阳记者还是有基本良知的。然而,大家也许根本不了解一条新闻的最终发稿需要怎样的审批工序:部门主任的审稿签字,台长、社长的审稿签字,而能否过关,这全不是一个小小的记者所能左右得了的。当然,一条对人民有价值而对政府无益处之新闻的中途流产乃至被枪毙,这也不能全怪台长、社长“胆小怕事”,怪也只能怪我们的政府领导们“贪生怕死”。一条对政府部门不利的新闻报道,一旦篓子捅出去,也许便会让那些高官们以很快的速度丢掉脑袋上方那宝贵的乌纱帽。而在此之前,也许首先会是新闻部门的台长、社长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搞丢手中的“签字笔”。然后,“树倒猢狲散”,审稿主任,发稿记者之类相关责任人也会株连在内。这样一个“满门抄斩、株连九族”的逻辑也许每个略有智商的文化人都能够看得懂,因此,我相信那位骂“洛阳电视台记者禽兽不如”的网友也肯定能看出个所以然来。
   最后,我说一下自己的感受,“洛阳烈士陵园被毁”确实是洛阳人民乃至河南人民的一大耻辱,这与洛阳的某些领导人监管不善有着直接的联系,却与洛阳的媒体没有太大的瓜葛,更与电视台记者没有任何的因缘。媒体,在中国,只是起到一个舆论监督的作用,可能发挥“防患于未然”的效果,却不可能施展直接管理的职能。因此,我宣布,“洛阳烈士陵园被毁”事件这股怨气不应该再撒到洛阳媒体、洛阳电视台的头上。也许诸位看到我这篇帖子以后,认为本人之所以竭力维护洛阳媒体、洛阳电视台的尊严,肯定与电视台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乃至不可告人的秘密。那就实不相瞒,本人却为其中一员。并且还是刚跨进法制栏目不久的一名有理想、有文化、有道德、有纪律,还颇有正义感和良知的普通“六有”记者(诸位若感觉胃中略有不适的话,请稍忍片刻,就当本人是自我感觉良好一下吧。顺便说一句,目前连本人这样举世无双的旷世奇才都还没有被提拔成台长,由此更可看出我们电视台综合素质之高,亦可见支撑着高素质单位正常运转的记者们根本不是禽兽所能比得了的,所以说要比禽兽强很多,当然,千万不能说成比禽兽还禽兽,这是面子问题,更是尊严问题)。
   注:透露一个国家机密可以反证一下网友称“洛阳电视台没有良知”的错误性:在前天(12月26日)网上刚刚发文披露“洛阳烈士陵园被毁”不到几个小时,在得知消息后的那一瞬间,洛阳电视台金牌栏目《法制报道》记者就以接近十分之一光速的最快速度专程赶到正被破坏的烈士陵园,不畏艰难险阻,冒着生命危险,排除一切困难和阻力,拍摄、采访到第一手资料。为了不打草惊蛇能够让该新闻正常播出,一切采访活动都是在秘密状态下进行,没有让任何管理部门知晓。然而本打算马上播出,给有关部门打电话讲情“枪毙”稿子来个措手不及的刹那间,却得知此路不通,市宣传部领导迅速作出指示:禁止播出――“家丑不可再外扬”了!可惜记者、电视台也无力回天矣,电视台再要当作被骂的“替罪羊”,你说冤枉吧。另最新消息:近日,新华社,中央电视台,河南电视台等全国各大媒体都汇集到洛阳烈士陵园“瞻仰烈士”,并顺便跟洛阳有关领导人聊聊天,话话家常。新年就要到了,希望我们洛阳的有关领导人能够与全国各地的记者们聊得愉快,顺祝元旦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