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年刚从滑铁卢大学,我想谈谈我上的这个大学。我并不打算写一篇系统的完整的有关滑铁卢的介绍,我只想从一个本科生的角度说一些只有我们本校学生才会有的感受。我认为,对于学生们而言,这种性质的述说比一切外校人的评论和大学排名榜更有意义。
  拿滑铁卢来说,滑铁卢一般不被当作综合性大学来看待。由于没有医学院法学院什么的所以无法与多伦多大学这样的学校拼综合实力,也没有那个必要。滑铁卢的长项在于数学院,主要包括Accounting、Actuarial Science、Applied Math、Computer Science、Cobinatorics & Optimization、Math Business、Pure Math、Satistics等几个系。以本科教育而论,无论是什么学校都不能在以上领域拍胸脯保证我一定比滑铁卢强。这就够了。比如你是学电脑的,滑铁卢电脑名满天下,IT业界人人首肯就可以了,就足以为你的IT前途打下良好基础了,滑铁卢没有法学院对你有什么影响吗?行外人士知不知道滑铁卢对你的职业生涯有影响吗?名声是假的,事业和事业带来的财富才是属于你自己的。你说滑铁卢Arts不强,对啊,一点儿没错,可你要想学Arts干吗来这儿啊?没谁逼着你上滑铁卢,对不对?多伦多大学的Arts很棒,你可以去那儿读呀?如果你没有能力进更好的Arts院系,或者因为选择失误而不得不来滑铁卢,那么对不起,这是你自己的问题,滑铁卢在数学与工程界的名气也帮不了你。需要说明的是,滑铁卢工程院的学生在素质和成就上胜过数学院的学生。当初招生的时候工程院的要求就高很多。可是滑铁卢的数学太有特色了,所以名气响一些。世界上把数学单独设成院,颁发数学学士学位的学校据我所知只有三所而已,而美洲大陆上仅滑铁卢一家。
  Co-op给学生带来的好处众多。
  三是人脉,你从前的老板、同事都是你未来职场可用的Network。别的不说,一封推荐信,一个内部推荐绝对具有举足轻重的价值;
  五是适应能力,一个公司雇你一个学期,总共4个月的时间,你要花3个半月适应谁还雇你啊?通常我是上班3到5天后就开始和其他员工承担相同的业务,不懂的边做边学,反正必须在最短时间内理解工作的内容与环境。而且你可以在两年里适应6次!如果你毕业后再这么两年适应6次,看以后谁还敢雇你?这种适应能力在未来的职业生涯里会带给你巨大的回报。你问我为什么这么说?你问达尔文去吧;
  滑铁卢目前在校的Co-op学生估计在5000人以上吧,包括工程院全院与多数数学院学生,其他院系相对少一些。可以想象当这些学生毕业后杀向就业市场的时候,他们占据了多大的优势。当他们与同年毕业的普通学生竞争的时候,总体看来基本就是一群人精和没长大的孩子们在比拼。这种Co-op教育的意义就在于让学生在面对社会之前先一步走向成熟与冷静,准备好了以后再真正踏上舞台,在这之前,你可以彩排多次。也就是说这种教育一旦错过就终生不可弥补。滑铁卢的学生素质主要来源与此,生源好还在其次。任何学校想要建立这个系统都必须付出巨大而艰苦的努力。滑铁卢作为Co-op的首创者,在全球拥有接近3000家雇用我们在校生的Employer,这样的规模是我们的工作人员用50年的时间辛苦努力得来的,是我们的学生用50年的时间一点点积累起来的。如果你是老板,你会放心把一个学生和其他员工一样使用吗?不经过长期检验,你敢把重要的工作交给在校的学生吗?可是你看,连国防、核电、军队研究所这样的要害部门也愿意雇用我们一、二年级的本科生参与项目开发,这种信任与名誉可不是一年两年就能建立的,那是几代人的出色表现赢来的。这就是为什么人人都知道Co-op 好,可全世界没有一所大学可以把Co-op做得和滑铁卢一样成功的原因。现在有些大学开始认识到Co-op的优势,他们做的也很努力也很出色,不过还需要时间建立品牌。
  关于滑铁卢的校风,我压根儿没听过还有校训这一说。什么“严、勤、实、活” 之类的口号在这里没听讲过。我对滑铁卢校风的总结是“务实”。非常现实的一群人聚在一起就是这个样子的。每个人有自己的爱好和规划,你做的好大家夸一声,,然后继续干自己的事情。你要做衰了,大家表示一下遗憾,你要还继续衰着,也就没人理会你了,你就完蛋了。你要是个书呆子,爱当电脑狂人,那就去吧,祝你好运,我会在适当的时候嘲笑你一下,拿你解个闷,然后就忙我自己的事业去了。这里没有主义之争,没有激烈的哲学思辩,这儿就是一伙为自己的将来不停打算不懈努力的人,是一群把读书当作过日子的人,非常非常的现实。我接触过的所有大学生里只有滑铁卢学生的精神状态最接近现实世界里的人,或者说,最不象学生。这种精神状态和Co-op有重大关系。它的优点体现在成熟、体现在积极的职业准备、体现在创业的热情、体现在踏实的作风。而他的缺点在于缺乏人文的内涵,有的时候甚至现实到冷漠。
  有趣的是很多Co-op学生结合自己的经验并不认为ACM有多大的价值。我的一个朋友前两天问大伙关于上海交大拿ACM冠军的看法。有人说:“将来都是一群去美国留学然后打IT工的Cheap Labour。” 这个话说的有点尖刻,但我们的共识是:编程序就是苦工,而且会越来越苦,属于蓝领职位,如果是单纯为了钱就不必了。当然这是个人意见,可比较明确的是职业发展必须符合个人的条件,会编程充其量只能说你多了一项工具,编程水平的提高对于IT产业的发展也只是有帮助而已,离现代化的IT产业还有重大差别,这就是为什么印度严格的说不是高科技发达,只是软件发达而已。炒作出那么大动静是误导学生误导社会,是中国媒体的幼稚行为。我对于这位兄弟的话有另一番意见: “ 只怕将来他们留学去美国之后连Cheap Labour都没的做,都外包到中国和印度去了。” 这个话,一半算是开玩笑吧。
  滑铁卢的学生被加拿大各行各业投票选为“明日的领袖” 。我对此持保留意见。滑铁卢未来的声望也许要靠一群特殊的学生来维护。这些人用一个简单的词来概括就是“混混” 。混在滑铁卢是一门学问。混混们成绩都不高,马马虎虎一般话,基本大概勉强行。课基本是翘,作业基本是抄,考试基本靠突击,最牛的不毕业就跑。这些人以他们的智慧绝对可以把分数搞得惊世骇俗,引来无数惊叹。可他们不屑于此。他们有自己的哲学:大学教育的目的不是把书本知识变成习题和考试,大学教育在于培养人的各种能力。书本知识只是个基本要求,能毕业就是了,学生有权力根据自己的特点打造自己的能力,并不一定要以学校的标准来衡量自己的得失,学校设置的毕业标准只是一个最基本的要求。混混们通常善于交际,善于领导,善于组织,善于结交朋友,善于谈判,善于分析判断,善于打破常规,善于放眼未来,善于纵观全局,善于总结他人,善于检讨自己,就是不善于考高分。不过关于分数,这些人也有一绝:善于在不得不读书的时候勉强自己做自己不喜欢的事,并且达到标准。没达到标准的全被淘汰了,留下来的混混们才是真正的人才,而且都是大材。据说网易的丁磊就属于这号学生。所以我更加欣赏这些人。学校里教的东西有多少是你将来在工作中肯定会遇到的?有哪门课能证明差二十分这个人的职业就没发展希望了呢?绝大多数情况下,课上的东西与实际工作的关系并不是特别密切的,领略到基本思路具有自学的能力就好了。因为Co-op的原因,滑铁卢的学生对于这个问题发现得更早、更多,所以混混们就更多。混混们的业余时间通常花在学生组织上,因为这些地方练人。关于这个我的体会特别深,收获也特别大,但我不打算多说,因为不管我怎么说,自己不去做是不会理解的。需要说明的是那种不好好读书只顾打游戏的不在我说的混混之列。
  接下来我要说的话也许是滑铁卢的学生们最不想听的,也许这是网上对于滑铁卢最严厉的批评。但我还是要说,因为这总比那些不懂装懂的外路人故作专业地胡说八道要强得多。
  也许你要问我,人文涵养与技术专业有什么关系?这就是滑铁卢众多学生的误区。没有精神内涵你就是一个机器,只配给别人当枪使,还是一把想用就用想扔就扔的枪。CIA在调查美国科学家为什么在武器研发上总是落后于苏联科学家的时候作出一个结论:双方在各方面都极为接近,包括技术基础与政府支持等等,唯一重大的差别在于苏联科学家们在古典音乐上造诣非常高,而美国科学家通常只听些个流行摇滚。CIA认为这是原因所在。滑铁卢的学生们应该仔细体会一下。
  这些年搞扩招。好,我同意,大学应该尽可能地搞平民教育,提升全民素质,不是培养个别几个精英就成了的。可你扩招之后该有相应的策略吧?从前课程难度过高,因为那是为少数精英设计的课程。现在学生中精英还在,可毕竟平均素质下降了,还用过去的教学方法,你想让毕业率掉到30%啊?这样以后谁来啊?放松难度吧,又怕毕业生素质下降。既要扩招,素质必然下降,这是必须面对的现实。有胆扩招多收钱,没胆承担必然的后果,实在是很没出息的做法。在这个问题上,各大院系表现得象个娘儿们一样犹犹豫豫,最后糊弄出一个保持难度大家加分的办法。考砸了就大家一起加分,好像这样就又能保持难度又能维持毕业率了。掩耳盗铃不知到底想骗谁。
  第四,对于政治与社会的漠视。滑铁卢的学生们不关心政治与社会是出了名的。比如说学费,年年涨。我进大学的时候电脑系5门课要$2600,现在呢?奔 $3600去了吧?更别说那些留学生的学费了,他们的涨幅可是从$6000到$9000啊!可我们的学生们除了背后嘀咕之外有过任何抗争行动吗?多伦多大学的TA可以为了学费涨价而罢工,并且赢得了胜利。而我们的学生会在干什么?有谁出面组织过抗议?为什么没有?我们的学生会 虽然是选的,可他的工资是学校发的!所以面对高涨的学费学生会象哑巴一样闷不作声。当面不敢抗争,背后窝窝囊囊地抱怨,这就是一群非常现实的人聚在一起时的典型镜头,没种!
  总的说来,我觉得滑铁卢现在处在转型期。他目前既不在下降也不在上升,是爬上一定高峰后走的短暂平路。至于以后是上升还是下降,就看他现在怎么走。目前的步伐很乱也很慢。滑铁卢必须尽快找出一条保持传统又能添加新活力的路子。Co-op是灵魂,千万不可忽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