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足杭州,她从乒乓球开始。
  小w今年即将毕业,现在在钱塘江北岸的一家公司做实习生,做的是风控。
  写字楼很高。
  高得可以看见钱塘江。
  高得看行人如同草芥。
  高得让人头晕目眩。
  高得让人热血沸腾。
  高得让人为了留在这里咬牙切齿。

  小w是丽水姑娘,二十出头,05年和妹妹一起来杭,因为那时杭州萧山的乒乓球女队没人,水平又不高,经队友妈妈介绍就过来了,未曾想这一落脚便住了十多年。
  之前是家人帮我们考虑的比较多,想利用乒乓球的优势,让我们接受最好的教育,这是我爷爷的理念。在萧山杭州这边待得最久,有点待出感情了吧。回到老家就明显发现生活节奏很慢,真的太安逸了,适应了在外面被虐的感觉,所以觉得在杭州还是蛮有成就感的,所以一直不肯回去。
  大学里呢?
  大学就是每天下午都要训练,教练非常变态,不允许我们有除了乒乓球以外的所有活动,所以除了学习就是打球。
  而且我因为下午都要打球,所以我只要有空余时间就只能去上课,一年半的时间我晚饭都是来不及吃的,随便买点就去上课了。

  我的大学生活满到不行,到大二下才稍微松一点,当时说乒乓球训练说可以减免到部分课程,但是我都坚持自己上完了。
  骄傲?
  骄傲啊。和我们班的人比,进去的时候我分数肯定最低啊,现在我都有21名。
  和乒乓队里的人比,乒乓球没他们好,但是学到的东西比他们多。
  难为情,小骄傲一下。
  小w的语气很轻松,说得很淡,仿佛在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我沉默了一会儿,我不知道她心里面是怨恨还是感激乒乓球。那些因乒乓球失去和得到的,并不能如算式般简单地加减,而是随着年光,河流般地汇入和分流。
  河流是不知未来,不问过去的,河流是流淌的。
  小w后来没有成为职业运动员,和那些在少年宫体育馆里流汗受伤的千千万万的少年少女们一样,有着各自的原因。
  大三开始就没打球,就开始享受生活了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