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9日,郑州市中级法院范亚玲、袁斌、张晔三名法官在(2016)豫01民终3825号民事裁定中撤销郑州市金水法院(2015)金民一初字第5115号民事判决,以原判决基本认定事实不清为由,撤销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2015)金民一初字第5115号民事判决;发回郑州市金水法院重审,请问范亚玲、袁斌、张晔三名法官,你们到底懂不懂法律?是真的不懂法?还是有意包庇已经涉嫌犯罪的三名伪证嫌疑人?你们在明知一审时原告已经找了两个作伪证的嫌疑人的情况下,二审还允许被告让另外三名作伪证的嫌疑人出庭作证,在法庭中面对当事人律师的提问,三位“证人”相互矛盾的证词,那么明显的伪证你们都视而不见,庭后又让当事人提交关于三人伪证的相关证据,当事人也一并提交了司法拘留申请书,你们是真的不会审案还是另有隐情?民事裁定书为什么只字不提当事人提交的司法拘留申请书。
  你们不是说原判决基本认定事实不清吗?你们怎么不让张彦伟解释一下为什么从欠条之日起七年内不找当事人索要欠账的原因,为什么在一二审审理期间为了诉讼时效问题连找几位假证人?原因就是张彦伟伙同一位被他称为叔的人,冒充中央领导人亲属,以帮当事人和家人办事的名义从当事人的姐夫那里骗取了13万现金,一尊金佛,一部手机、还有价值数千元的洗浴卡,张彦伟为了使当事人和当事人的姐夫相信他叔的身份,吹嘘有人送他叔五套房,他叔把其中的一套赠与他,还从当事人手里要走当事人的举报材料,声称他和他叔要去有关部门解决当事人的信访问题,当事人的信访问题已经被省领导批示了一百万。
  附:二审庭后当事人提交法官的司法拘留申请书
  司法拘留申请书
  请求事项:
  事实理由:
  经质证,证人王占峰、许玉芬、李凯证言内容均系虚假:
  ①证人王占锋回答法官询问时称其于2009年元月份随同上诉人张彦伟前往XXX处要账,公历2009年1月份为阴历2008年腊月,但在回答被上诉人方发问时,又称在阴历灯节之后去找XXX要的账,阴历灯节在2009年2月9号,时间节点前后矛盾。
  ③证人王占锋能够清楚的记得XXX家在小区二楼,但在回答被上诉人发问时,却回答不上来XXX所在楼盘是高层还是多层,是从小区大门是直走到XXX所在楼,还是需要拐弯等多个最基本的情况,这不符合常理,明显虚假作证。
  2、证人许玉芬证言虚假,理由为:
  ②证人许玉芬在回答法官发问时称,看到XXX的孩子,但记不清是男是女,会走不会走不知道,7岁以下,既不符合常理,也不符合XXX生育孩子的基本事实。
  被问及孩子是男是女、多大岁数等正常人一眼就能辨别的问题时,除了第一位证人证言中编造出2009年1月份XXX的孩子已经一岁多,其他两位证人却都回答不知道。这只能说明这三名证人根本没见过XXX或者她的孩子,XXX于2008年7月底至2010年底一直在北京上访,并且当时XXX的家人并不在证人所称的河南XXXX家属院,而是在北环中方园居住,直至2010年才搬回到河南XXXX家属院的住处,这个时间段无论是郑州市政府、区政府、包括二七法院和郑州市中院的领导都知道的事,因为XXX当年的信访案件是由郑州市政府会议决定的,并由两级政府共同解决。由此可见,三位证人所述与事实明显不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