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年20岁,在湖南某个三流的本科大学苟延残揣着.
    二十岁了,我还长的跟小屁孩似的.当然这并不说明我的思想有如何地纯洁.我的思想并不纯洁,多少有些龌龊,还不正经.比如像讲黄段子,我的口水可以像涛涛江水一样连绵不绝.当然,这个前提必须是站在几个大老爷们前.
    我恨人说我没用,而我确实是没用,似乎都是因为这张脸.我真想把它割下一层皮来,晾干挂在墙上,然后终日对着这面具,了此残生.
    我曾经试着去改变这种状况,但就是没用,似乎站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话而不脸红本事是与生具来的.也似乎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本事,而唯独我,办不到.
    可哪又有什么洞呢?我只祈祷着老师从来都不会点住我,从来都不会给我所谓的SHOW  TIME.
    天啊,我记得我站在讲台上面对全班同学的时候我的手指都在颤抖着.他们那明亮的眼睛都望着我,我不看也知道,那都是些什么的表情.他们一定在期待一个鲜艳的猴子屁股的闪亮登场.
    可是我并没有哭出来,虽然我很自卑,但明白自己还是练过散手男子汉.我只能麻着头皮开始我的演讲.
    我现在已经不能记得这三分钟是个怎么样艰难的过程.总之从头到尾,我就在想象,这次演讲之后,我的想象在别人眼里,又会怎样变得更加地丑陋,别人又会怎么地看不起我.
    心情特别不好,上天涯发贴,聊作呐喊,请广大XDJM们给小弟一个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