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边
  
  主要人物
  杨小梅(王大隶的妻子,某省城“金谷”城市景点设计公司设计员)
  刘 勇(武警某支队副政委)
  张树立(“金谷”城市景点设计公司副经理)
  三炮子(中队驻地农民)
  时间:2005年的夏天。
  
  
  张树立:曲江花园设计方案的通过,是全体同仁的努力,但杨小梅功不可没,领导们已经决定了,放小梅半个月大假。来祝贺小梅杨老师。
  同 事(或经理):你的问题不是学会怎么挣钱了,而是应该学会怎么花钱。
  张树立:是呀是呀,如果不会花的话可以请教我。来,干杯吧。
  
  赵小刚:我是一号哨兵赵小刚,水面上有异常,有人在河里趟水,像是从火车上跳下来的。
  3.公司集体宿舍,杨小梅的手机声:对不起,你拔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一堆人玩扑克(八个,四个玩的,四个看的)。杨小梅一点也不快乐。
  4.赵小刚追赶逃犯,和逃犯扭打,将逃犯制服。王大隶带着一班人出场。
  赵小刚:差点没有抓着。
  赵小刚:捆结实了。
  王大隶:换岗,赵小刚回去换换衣服。
  5.中队值班室。
  王大隶:赵小刚快点换衣服。你们先把他放到班里给我看好了。
  6.公司集体宿舍。
  杨小梅在大家的嘻笑声中打开房门,到走廊里,再次拔电话。电话等人接听声。
  一个人说:好听不好玩呀。
  7.中队值班室。王大隶拿着电话听筒。
  王大隶挂了电话,接听手机。文书知趣地躲走。
  王大隶没有理文书。
  
  杨小梅打电话。
  电 话(王大隶):从高中到现在我啥事儿都依着你,这件事还是依着你吧。
  电 话:那我就不说对不起了。
  9.中队某班。
  王大隶:把他手上的绳子松开把他的脚绑上。
  王大隶:抽吧。
  王大隶:别说话,啥都别说,你要是敢吐出来一个字你就会得到一场灾难。该问你的我都在路上问过了,一会儿有你说话的地方,听你说话的人马上就到了。我告诉你,我现在的心情不好,非常的不好。我不骗你,我的心情非常不好。
  10.车声在亮如白昼的小院外响起。文书冲进中队那个班。
  王大隶站起身。
  
  警察(公安局长或公安局其他领导):感谢呀,你们帮我们抓着逃犯了,谢谢你们了。
  警察握住赵小刚的手:是这个战士吧,(问中队长)不简单呀小伙子,你叫什么,我们回去就给你请功。
  警察:你叫什么呀?
  警察:咳,当英雄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算了,反正你们支队也会调查清楚的。
  赵小刚一脸的仇闷。好像他不是英雄而是被擒的逃犯。
  
  刘勇抽着烟。王大隶翻着汇报材料。
  王大隶:不是,是我口述文书写的。
  王大隶:首长你这不是叫真,你这是浪费劳动力。
  王大隶:(把材料递给刘勇)你不是不要么。
  王大隶:真叫真了呀首长。
  王大隶:首长,我也不是没有数,你也知道,这是指导员的事,他现在休假了,按说我应该写,可是你也知道,我对这种材料就是不行,你也不是不知道,我是通信出身的,我现在对通信专业的东西还是常常翻看翻看的,我不敢谈研究,但是如果给我一个对口专业,我想一两年之内我还是可以弄点什么出来的,没有专业岗位,我看再多的东西不也还是纸上谈兵么?
  王大隶:进来。
  王大隶:是。(离开)赵小刚好好谈,别紧张。
  13.出租车从大河上的公路桥上驶下来,杨小梅坐在车后。
  司机:没有错,我来过这里,我早就跟你说了,你找到我可算是找对人了,换了别的人,他可找不到这个地方来。
  杨小梅:师傅,你停一下。
  杨小梅:麻烦你再往后倒一倒。
  杨小梅:大哥,五(某)中队么是在前面么。
  杨小梅:不找谁。(欲走)
  杨小梅:你也是五(某)中队的?
  杨小梅:我找王大隶。
  杨小梅:你怎么知道。
  杨小梅上车,关上手机。
  14.中队大门口。警犬狂吠。一群士兵在训练。
  杨小梅:我找王大隶,我是他老婆。
  杨小梅怯生生的看着狗,一个干部模样的人走了过来。
  哨兵:排长(或者其他职务)他是中队长的嫂子,不,不是,是中队长的老婆,来找中队长的。
  干部:快点过来两个人帮嫂子拿行李。
  
  赵小刚:那个人虽然受了伤,我估计可能是腿上受了伤,但是他是垂死挣扎呀,完全是那种不要命的劲头,我撵上去本来只是想问问他是怎么回事,可是他一看我穿着军装,当时就对我说,让我放他一马,他要不这么说,我真有可能盘问他一下就算了,他这么一问,我立即就觉得有问题了。我说你别废话了,你要是从我这里逃走了再让别人抓住了我就完蛋了,你还是自动投降吧,我说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你多跑一天就多受一天的罪,就现在听我的还算是个自首,能争取宽大处理。他一看我没有通融的余地,就拔出刀来,我一看到刀就有点怕了,我练练嘴还可以,碰到真格的当时乌漆麻黑的我还真有点担心。(杨小梅等人从门口过,刘勇透过门上的玻璃看了一眼。)但是我不能马上就跑呀,我先给中队打过电话了,我知道一会儿就会来人,于是我说,你别冲动,我也不是故意跟你过不去,我更不是要踩着你的头往上爬,我跟你说实话吧,我对象都跟我处了两年多了,急坏了,就想结婚,我要是抓住你立了功,年底把我当先进留下来我还不行呢。可是我要是放了你,你再让别人抓着我就完了,不光是你要坐牢,我也得坐牢。(刘勇看看赵小刚,很不满意的样子。)我说,你还是把刀子扔掉,到时候我就说你是跳下来自首的,我也不立功了,你也少了很多的罪。他骂我,然后就朝我扑过来,他的刀子被灯光一照明晃晃的,我吓坏了,往回跑。他不追了,还笑话我,我就又回头,追他,这个时候,中队长冲了过来,首长你别看中队长是个大学生,他的身手可真好,他扑到那个人的面前,指着那个人的鼻子说,把刀给我放下来,我劝了半天那个人都没有放刀,这个时候却把刀往河里一扔掉头就跑。中队长跟个下山的猛虎一样追过去,那个人虽然是不要命的跑,但毕竟他腿上有伤,一个追击侧踹,就把他踹倒了,然后三下五除二就把他给制服了,中队长别着他对两个膀子死死的拿住他,其他人才跑过来。
  赵小刚:我也不知道,我当时特别紧张,可能我跟那个人说了更多的话,是,我是说了很多,罗嗦了半天。我练嘴行。
  赵小刚:也算是政治攻势吧,他也犹豫。
  赵小刚:那是中队长推功揽过。其实是他抓的,我们中队大家可尊敬中队长了,他可不光是嘴上关心我们,关键时候他是真帮,其实他都干了两年多中队长了,他现在才是最需要立功的时候,首长我不知道这话该不该我说,但是他确实是个好干部。
  
  中队干部:中队长,嫂子来了。
  王大隶:来了。
  王大隶:谁让你来的。
  文书及中队干部面面相觑。
  杨小梅:那我也等着吧。
  中队干部不知所措。
  文书和杨小梅简单打个招呼,带着她出门。王大隶重新坐到电脑前,发呆。
  
  文书:中队长平时不抽烟的。
  18从文书及杨小梅身后看到一扇门,门上有玻璃,从玻璃上透过去,中队会议室。
  赵小刚:是的,首长,我们处了两年多了,她是个列车员,工作虽然辛苦点,但是工资有保证,是个好工作。
  赵小刚:不是不是,首长,我怎么会那样呢,我那么说是唬那个逃犯的,说实话首长,我守这桥马上都五年了,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回呢,哪个战士不是做梦都想着立功当英雄呀。
  赵小刚:首长尽可问去公安部门调查口供好了,也好给真正的英雄一个说法,我可不想当一个假英雄。
  
  王大隶把打印好的材料装订好,拿在手里,走到中队会议室。
  王大隶:写好了,我拿来给你看看。不行我再改。
  王大隶:什么?我抓的贼,要真是我抓的那就好了。
  王大隶:赵小刚,怎么回事儿,你跟首长说什么了你。
  王大隶:你说的是什么实话,你再给我说一遍。
  刘勇:赵小刚我告诉你,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
  赵小刚站了起来。
  赵小刚:我说的都不实话,首长不相信的话可以调查。
  刘勇:我最后一次说,我们这是一件很严肃的事,赵小刚你得为你自己的行为负责,你真要是搞窜联,谁也帮不了你,推功揽过是一种高风亮节,但是做得太过份了同样是违纪。什么是违纪,在部队违纪就是违法。
  刘勇:是呀是呀,说吧,问完你们我再问问其他人,我下午还要着急回支队去呢。
  
  文书:嫂子,吃饭了。
  文书:支队刘副政委还在等着你呢。
  21.中队小院。战士们在集合唱歌。刘勇和王大隶在一边闲聊。
  王大隶:也是刚到,事先连个招呼都没打。
  王大隶掏出烟,给刘勇,刘勇不要,王大隶自己点上了一支。
  王大隶:她是来逼我离婚的。
  王大隶:算了,别抽了,嫂子知道了我可担不起责任。反正也是早晚的事,早离了早痛快,都省得难受了。
  刘勇点上烟,看见杨小梅和文书从楼上下来,走到小院。
  
  刘勇:菜已经上齐了吧。我先说,不准喝酒。如果你们想喝那你们就和你们的嫂子杨小梅喝。人家是远道而来的。人家才是为了你们中队作了大贡献的。不喝也行,人家毕竟是个女同志。但是我提醒一下,人家可是第一次来咱们中队。
  干部甲:那就喝点啤酒吧。
  干部乙倒酒。
  王大隶:欢迎首长来我们中队检查指导,同时杨小梅也碰上了,我们一并欢迎。本来是在大食堂的,首长临时让改到这个小餐厅里的,我们就不拍手了,喝吧。(喝酒。)
  杨小梅:我也祝首长的事业如日中天。(杨小梅喝了一半。)
  杨小梅笑笑,喝了一小口。
  干部乙:刚才某某把我该说的都说完,他说得太全面了,真的嫂子,就像队长说的那样,我祝你们永远同唱一首歌,一首幸福之歌。我干了。你也多喝一点吧。
  刘勇:大家吃点菜。
  杨小梅很伤感地喝光杯里的酒。不看别人自顾自地开始吃饭。
  刘勇:弟妹,我听大隶说,你们原来是同学呀。
  刘勇:你们可真好,我跟你嫂子是老家给介绍的,我军校毕业提干之后,家里非要让我回去相亲,我就回去了,你嫂子是我们农村的老师,虽然是农村老师,但是她是正式的,也算是国家干部,也就是门当户对了,而且长得也不比我丑,见了两次面她没有意见,我也没有意见。本来我还想多跟她接触接触交流交流的,可部队拍电报催我回去,我就花两个月工资给她买了一条金项链,到她家吃顿饭,我们就算落了定杀了板,――王大隶怎么不给杨小梅夹菜――后来也没有通过几封信,第二年就抽个空马上婚结了。不像你们呀,高中在一起整整三年,就像银环和拴柱一样可以无话不谈,大学又同在一个城市里,起码一两月就能见上一回。交流得深交流得透。我跟你嫂子连结婚后恋爱都谈不上,我们的孩子都六岁了,我调到营职她才随军过来,我们才开始恋爱。
  刘勇有些莫名其妙。
  王大隶:呀,你现在说话怎么这么有深度了。我们首长也是学过哲学的,首长你后来是不是修过哲学的本科学历。
  杨小梅:我想休息一会和。
  
  刘勇:很明显,她是在怨你没有家庭观念,你也是的,就不能多关心关心她,现在是啥年代了,你还能让她像嫂子那个时候的人一样么,就是你嫂子在农村的时候,也是能一肩挑起一个家的,进了城以后,她也不行了,事事都得我上前帮她冲杀一阵抵挡一番。
  刘勇:别说这个,一个女人要是不重视家,整天咋咋呼呼的那还是女人么?
  刘勇:她能和你结婚又这样和你爱了几年我看也算够体谅的了。现在这个时候,你还想要一个什么样的?就是日本老婆又能怎么样。
  24.铁路桥上。刘勇和王大隶到道班房看看,没有人,又到桥头哨位看了看,然后顺着铁道往前走。
  王大隶:还不如找个农村的没文化的,找个农村的没文化的,她就不会有那么多雄心壮志,就不会有那么多妖娥子了。
  王大隶:我现在谁也不怨就怨自己上高中的时候太早熟了。
  火车慢慢地过来,他们躲到避车处。
  25.中队一号招待室。一列火车在窗外缓缓走过。电视台正在播放一首爱情歌曲。(可以是《两只蝴蝶》)。杨小梅打开自己的箱包,找出打好的一份材料。
  26.杨小梅下楼走到连到办公室。敲门。连队办公室。王大隶正在和文书制作一个表格或者其他事务。
  王大隶:明天行不行。明天首长走了我们细细谈。总得细细谈一下吧。
  杨小梅把材料扔到电脑键盘上,文书把它递给王大隶的时候,扫了一眼,上面写着:离婚协议。
  杨小梅扭身走了。
  27.中队训练场。中队正在进行执勤训练。一组战士在报口令练习对话,另外的战士在看。杨小梅远远地看。警官甲跑过来。
  杨小梅:我随便看看。他们说话怎么那么机械。
  杨小梅:噢。
  杨小梅:没有没有很严肃的。我能到那边的桥上去么?
  赵小刚:到。
  警官甲:你陪嫂子到桥上看看去,要是遇到了火车的时候提前躲一下。
  
  刘勇喊:快说快说,火车要过来了。
  火车过后。
  手机:你怎么还不回来?晚上请客的事弄不弄了。
  手机:你就是怕见人。
  手机:那就不请了,我又打听到新情况了,今天你不回来也不要紧,就是回来也不能请这个人了。
  手机:应该能过得去。我一会儿就去。
  刘勇:值班室么,我是刘副政委,小王出来没有?
  刘勇:告诉他别来接我了,我晚上回不去了,你们安排一下明天再来接我吧。
  刘勇:一大早我再给你们打电话吧。知道我明天回去就行了。
  29.一列火车呼啸而过。车过后,赵小刚和杨小梅慢慢走上火车道。
  赵小刚:刚才三炮过来送枣。
  赵小刚:不是,是前面的一个农民,白送这里来的。
  赵小刚:也算吧。不过现在的事情就是这样的,你没有一来他也没有一往的。三炮爱赌,去年他的果树一下遭了病,连他亲叔都不借钱给他,怕他不治果树又去赌,后来他没有办法,腆着脸来找中队长,中队长知道他这个人,他老是烧这道边的树,中队长收拾过他,中队长借了一千块钱给他,又托道班的老李和他一起去买的药,算是救了他一把。
  赵小刚:二十六了。是不是看上去特别老。
  赵小刚:当兵的都显老相。我又不怕,我反正是有对象了。
  赵小刚:列车员,天天打我这桥上过。
  赵小刚:看啥呀,打我开始跟她处,她到这桥上的时间就一直是夜里,车那么快,要是白天还能扫我一眼,晚上她根本就看不到我。
  赵小刚:我们就跟桥一样委屈。你看城里那些战友,天天巡逻,每天看热闹,我们呢,我们就像根钉似的钉在这里了。
  赵小刚:就是水是污染过的,不过得习惯了还真不错。冬天差点,夏天我们自己种的黄瓜呀西红柿呀啥的,训练后冲个澡吃一个,要说多爽就有多爽。
  赵小刚:不满足能行么。人要是老不满足能行么,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30.小镇压喧闹的街头。沈丽娟从公共汽车上下车,寻找三轮车(或出租车)。
  31.中队菜地。
  赵小刚:是呀,你真是来得太晚了,中队长老说你忙,其实你早就应该抽时间来看看了。这里真不错。我敢说,你来这里比在任何地方都更受尊敬。你别看大家都不和你说话,那是他们还不敢和你说话,等过两三天,你给他们一个笑脸,我保证他们都听你的,让干啥就干啥。
  赵小刚:今年年低复员之后就结。
  赵小刚:不是我怕,我也想提干留下来,可是提得成么?我军事素质好,可是文化差,考学考了一次,中队长天天帮着我复习功课,可是我就是学不了。我说话一套一套的,可一看书就头疼。虽然我没有考上,可是我真得感激中队长,真是一个好人,真的,天天帮我,亲哥哥也帮不到他那样的程度。
  赵小刚:哪有机会呀,现在倒是有个机会了,可是年龄超了。过了二十五就完了,当干部还行,再当士官有什么意思,我年龄大了,家里条件也不错,就是我同意,家里人也不同意,家里人同意,我对象也不同意呀。
  赵小刚:我带你去看看我们的纯种军犬呀。
  赵小刚:不远,就在楼后面。
  32.楼后面,军犬狂吠,赵小刚训斥。
  
  文书:干啥了赵班长。
  文书:叫得挺亲呀。
  文书:(咬耳朵)她是来和中队长离婚的。
  文书:别瞎说,我看你是老同志才告诉你的。
  
  沈丽娟:我马上就到了,你到大门那里接我一下。
  35.大门口。狗狂吠。刘勇和沈丽娟往院里及楼上走。
  沈丽娟:还成。我跟你说,咱们上次说好的那个局长不行了,要退了,我刚打听到的。
  沈丽娟:这还真不知道,反正不管怎么样,他也是不行了。
  沈丽娟:别老是想着省,我们校长的一个老同学是民政局长的表妹夫,他这里也许可以试一试。
  沈丽娟:我急着来还有另外一件事,老家我原来的校长现在到市里当教委主任了,她来了 ,说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回她那里干个什么差使。
  沈丽娟:一直在联系,前段时间她升了官,给我打了个电话,我就顺便把你的事跟她说了一下,她说临时不太熟悉情况,闲差可以找一个,我也可以在市里找一个学校。
  刘勇;你现在的能力很强呀。
  刘勇:先收起来吧。小王的媳妇来了,是来搞离婚的,你帮着劝一劝,我刚战士们座谈完,趁这时候正好可以改一改材料,咱们的事晚上再谈。
  刘勇:这样,晚上咱请她吃顿大鱼头吧。
  
  王大隶:嫂子来了,我刚听说的,接晚了。
  王大隶:嫂子这话说的。
  王大隶:嫂子你不先休息一下了。
  王大隶:我不去了,我还得赶紧给上面报一份表格呢。
  
  刘勇:小杨,这是你嫂子,刚从市里来的,我还忙着呢,你们聊聊吧。
  沈丽娟:唉,小杨长得真漂亮呀。
  杨小梅:嫂子累了吧,我们进屋坐一会儿吧。(杨小梅把门打开)。
  38.一号招待室。沈丽娟和杨小梅对面静坐。火车从窗外缓缓而过之后,室内特别安静。
  杨小梅:各人的情况不一样呀。
  杨小梅笑笑。
  杨小梅:嫂子你不知道,我这么个岁数了,要是有能耐的,她可以说自己是单身贵族,自己当女强人也行。我不行,我得找个靠山。你看我,在公司也是老员工了,自己出去租房子, 我一个女人老是觉得不安全,买房子我也买不起,住公司的集体宿舍吧,一帮子小孩,她们也都知道我是结过婚的,老是问这问那的,越问我越难受。
  杨小梅:你当年在老家,还有老人和你在一起,我现在一个人在外面,老是感觉自己孤苦零丁的。你那个时候,估计不想要孩子老人都不允许。我现在想要孩子,可是我有那种条件么?怎么生?在哪儿生?怎么养?还把孩子放到农村去养么?
  杨小梅:想不出来办法。我妈死得早,后来,说让我爹到城里和我一起去租房子住,就是去年年底的事儿,我想也行,我爹先和我一块儿住,熟悉一下城里的生活,至少也得弄清楚怎么烧的煤气,怎么使用饮水机呀。结果,房子刚租好,东西还都没有买呢,我爹就被车给撞了,撞死了,让他过去帮着处理后事他都去不了。这一下子我成了我们全家的罪人了。两个哥,两个嫂子,一直都说我在外面工资高,埋怨我不给家里做贡献,我爹的事一出,不但不给家里做贡献,还给家里添麻烦。我也了家里的扫把星了。
  
  刘勇:现在我就把这次的调查结果再给大家每人分别看一个,有意见的随便提。同时呢,再跟大家随便聊一聊,听听你们中队建设还有没有什么困难。
  40.中队一号招待室。
  沈丽娟:是呀是呀,说着有的时候觉得跟故事一样,可又实实在在的联系着呢,不出事好,出了事,谁担得起责任?你刘哥过来就是因为刚刚他们这里抓了一个逃犯。
  沈丽娟:都是这样,我过去也是这样,挺一挺,情况总会好转,他这么年轻,总不会一直呆在这里,这里只是一个连级单位么,他总是要进城的。
  沈丽娟:妹子,哪能啥事儿都可着一个人的想法呢,过日子总得想点办法变通一下,让个步,凑合一下,我过去是中学老师,到这边教小学,我过去是县里的优秀教师,到了这边有的地方不也要从头学起。那个时候呀,我们还不像你们呢,有个爱情,我那时候就是想着,把日子过起来。
  沈丽娟:你这说法还挺新鲜的,但是你敢说你一点都不爱小王了么,如果真要是连一点感情都没有了,嫂子我也就不再劝了,就无法可说了。
  
  刘勇:既然大家没有什么意见,这次就到这儿吧。
  刘勇:大隶,今天晚上饭,你嫂子要请你媳妇吃大鱼头,你就别去了,中队你盯着。
  刘勇:我看可以。
  42.中队一号招待室。
  
  赵小刚:看见中队长老婆了么。
  赵小刚:知道来干什么的么?
  赵小刚:扯你妈蛋。真是的倒好了。来离婚的。
  
  沈丽娟:小王真的去不了了?
  杨小梅:嫂子,我们咱们都在这里吃也挺好的,干嘛还花钱呢。
  警官甲:首长和两们嫂子早点回来,今天晚上是我们每周一次的卡拉OK时间,到时候还请你们给捧捧场呢。
  
  警官甲:好好用点心思队长,这事儿你不要以为是老婆,一样也得用点思想工作的方法,我媳妇在家也老罗罗,多说几句好话不就行了。
  警官甲:那就捡她喜欢听的说。
  警官甲:接着你再说组织上也不一定能批准,这也不是假话,你这样的大学生干部,这么年轻,就是不提不动,至少也还得熬三年。
  警官甲:听不进去也得说呀。
  警官甲:我们商量了一下,搞一个主题晚会,歌颂军嫂的,向两位嫂子表示欢迎。
  警官甲:我们想把你家属当成重点,我会私下里找个机会跟副政委家属解释的,她也不是那样小气的人,而且很明显,她也在替你做工作。大家都在想帮你。
  警官甲:主要是干部和骨干,新兵都不知道。
  
  沈丽娟:尝一尝,绝对好吃,大饭店也不一定吃得着的。
  沈丽娟:我们边吃边聊啊。酒就不要喝那么多了,刚才小梅可是喝得太快了点。
  沈丽娟:不习惯也得慢慢习惯,你刚来这里的时候就习惯了。
  杨小梅:我敬首长和嫂子一杯吧。不说大话,就祝首长找个称心如意的好工作吧。
  刘勇:再好的工作也不如现在的工作,真的,都是一个习惯的问题,改习惯有点像重新投胎似的。我跟你说吧,这段时间我老是发火,也就是到了这里,是来调查一桩英雄事件,加上小王也是我一直看好的人,要不,了不知道又会发什么火呢。
  刘勇:是的。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发火。老是觉得看什么都不顺眼。有的人临走的时候都表现得很消积,我看我是越到最后越极积了。
  47.中队俱乐部。战士们正在布置会场。警官甲拿麦克风喂喂地调试。又指挥练习小合唱《嫂子颂》。
  48.小镇大鱼头饭店。
  沈丽娟:首长上有那个意思,但还没有到正式谈话的地步,但总不能占着窝挡人家的道呀。
  刘勇:衣不如新,人不如旧呀。
  沈丽娟:不敬了不敬了,说会儿话。
  沈丽娟:行,那就喝吧,真的,还是你刘哥刚才说的那句话,衣不如新,人不如旧,这就是一个感情问题,不管是大城市也好,小山沟也好,不管是过去穷得丁当响还是现在小康了,其他东西变得再快,感情上的东西总还是不变的好。
  沈丽娟:一个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就是容易把事情放大。芝麻绿豆的小事都搞得天一样大似的。
  沈丽娟:妹子,有什么话说就行了,不是嫂子请不起酒,一会儿大家还要在中队战士面前出现呢,搞得太多酒就不太好看了。
  杨小梅:晚上的唱歌我就不参加了。首长和嫂子刚才说一个人考虑事情容易把事情变大,可是我晚上还是想自己单独呆一会儿。我的脑子有些乱。真的,现在觉得脑子特别的乱。
  49.楼上走廊。
  老兵甲:大门。你呢?
  老兵甲:英雄也不休息一下。
  
  警官甲:嫂子你去坐一会儿不成吗?你也给我们中队的文化工作提提建议。
  警官甲:就坐着。
  警官甲:我们还专门准备了欢迎嫂子的节目了呢。
  51.一号招待室。杨小梅斜躺在床上。
  一列火车轰轰隆隆开过来。杨小梅起身,抱着头。火车驶过,画外音起小合唱《嫂子颂》。
  
  赵小刚:嫂子没有去唱歌呀。
  赵小刚:我上去给你喊个人陪你一下。
  赵小刚:那你别到外面,有蛇,连菜地里都有呢。
  53.楼前小场地、旗杆、楼后狗圈。杨小梅独自散步。
  54.楼下哨位。
  画外音:狗叫声。
  赵小刚:把大门口的狗放过来。
  赵小刚:后面狗叫了,我要去看看。
  赵小刚:如果不是她呢,出了责任你敢负责么。
  
  画外音:
  2杨小梅疼痛的叫声。
  
  王大隶:行不行呀文书。
  王大隶:首长,我现在就去吧。
  王大隶:文书,摩托车呢?
  王大隶看了文书一眼,一转身就跑了。
  57.夜色中的桥路火车以及树,王大隶的奔跑。
  58.连队会议室。
  赵小刚:我听见狗叫就过去了,我知道她出去散步,还告诉她别到外面去的,谁知道她会跑到狗圈那边呢。
  赵小刚:拴好了。
  59.夜色中的桥路火车以及树,王大隶在医生摩托车后座上劳累后的喘息。
  60.一号招待室。
  王大隶:谢谢了。天都这么晚了。
  王大隶:文书,把某医生送到大门口。老某,我就不送了啊。
  杨小梅:算了,我还是自己呆着安静一下吧。别耽误了他的正事。
  杨小梅:我还是自己安静一下吧。
  杨小梅:那可不行,还是陪首长吧。
  
  沈丽娟:妹子,我们先走了,你等腿好了再走啊,我一有工夫就过来看你,咱姐俩还是很能说得来的。
  
  刘勇:你小子孙告诉你,今天上午放你半天假,专门陪着你老婆。
  刘勇:把你昨天晚上夜袭的精神头拿出来。
  
  王大隶:昨天怎么能让狗咬着。拴得好好的。
  王大隶:这个赵小刚。
  杨小梅:大隶,我们心平气和地把这事说一下吧,转业吧,你再不转业,我得崩溃。
  杨小梅:那怎么办呢?我们永远这样下去么?不要孩子,不要家,一年见一次面,你天天围着一帮兵守着一座桥,我天天带着七八个小姑娘,听她们叽叽喳喳地讨论这个男孩那个男孩。
  杨小梅:这不叫打算,这叫设想,说难听点,这叫空想。
  王大隶:过去,我说我当兵,你说好,你那么的支持我。现在当兵了,你自己也清楚,我当得还不错,从上军校穿上军装到现在已经八年了,就是一个抗日战争的时间,我可以说在部队方方面面的基础都打好了,你让我回去,我干的那么多一下子全都没有了意义,我亏不亏。不说亏不亏的事,咱们浪费不浪费。
  王大隶:就算我回去,你也知道现在安排工作多难。你也没有省城的户口,我也安排不到省城去。打工吧,我学的这些东西地方上能找到工作么?
  火车轰隆隆地过。
  杨小梅:事业心也不能依两个人的幸福为代价吧。
  外面一二三四的呼号声响起来。
  王大隶:今天上午我休息,专门陪你。
  王大隶:刚刚你自己先说的要心平气和。
  王大隶:大城市不是你的,你在城市里啥也不是,你那么喜欢大城市,大城市不一定那么喜欢你。
  王大隶:怎么不行,你看看我这还不是田园牧歌么。
  64.训练场。文书跑过来。
  赵小刚报告出列。两人边走边说。
  赵小刚:你的职责,你敢不来喊么。
  赵小刚:考,跟我老婆聊天没收你的费就算便宜你了。
  
  赵小刚:喂。
  赵小刚:是呀。
  赵小刚:差不多吧,还不知道抓的是干什么的呢,立的话也得到年底。
  赵小刚:跟谁交待呀。
  赵小刚:不是吹,确实是没有机会。
  赵小刚:立不了功怎么能是你老公呢。
  赵小刚:真的假的。
  赵小刚:先不告诉我,你还真能憋得住。具体哪一天换班呀?
  66.一号招待室。
  2战士们来送野花。
  4白天杨小梅一个人瘸着透过窗口四处看。看楼下。又到中队小俱乐部看,透过窗子看四周。看小院。
  6杨小梅从行李中找出纸笔画图。
  67.一号招待室。王大隶推门而入,杨小梅刚画完图。
  杨小梅:你们干嘛呢?
  杨小梅把图递到王大隶面前。
  王大隶看图
  杨小梅指图。
  王大隶:我们哪里有高大的乔木呀。没钱呀。
  王大隶:支队里能同意么。
  文书:队长,大门口有人找嫂子,说他叫张树立,是什么经理。
  杨小梅:是呀,可是他怎么能找到这里。
  杨小梅:让他直接过来吧,看看是不是有什么事,这段时间我的手机一直关着的。
  68.一号招待室。
  杨小梅:我在休假呀。
  杨小梅:你以为我们是部队呀,休假就是休假。
  杨小梅:讨厌。也真差不多。
  王大隶开门。互相介绍。文书看茶。
  杨小梅:对呀张经理,你怎么能找到这里来呀。
  杨小梅:这么急,有啥急事呀。
  杨小梅:别人不也能帮着解释或者修改么?
  杨小梅:老板让你来的呀。
  杨小梅:那你把图拿来我看看,看看哪儿有意见。
  王大隶:是呀,不急,张经理也在这里住一天,看看咱这个小部队看,看看在桥。
  张树立:好呀好呀,住两天可以,事情不急,弄晚了我电脑带着呢,从网上发过去就行了。
  
  王大隶:张经理坐了那么长时间的车要不要先到那边休息一下。
  张树立和王大隶融洽地聊天,杨小梅偶尔也和他们聊。
  70.中队小餐厅。气氛比较尴尬。
  警官甲:来李张理,我敬你。
  警官甲:对不起,对不起,我再敬你一杯,算是陪礼了。
  警官甲:来,第三杯,这一杯代表我们队长,嫂子在你单位,你多关照,女同志可能会有小性子,你得看着我们队长的,你得想着我们这帮弟兄。大家都不容易。来,敬你。
  71.铁路桥上。放眼可以望见污染的河水。丰收的枣林。小小的但是沸腾的营房。战士们在营房外的训练场上训练。
  王大隶:不是,各家各户的。
  王大隶:不知道,说是上游有造纸厂,我刚来的时候,这河还是很青亮的,我当排长的时候没事还在这里钓鱼呢。
  王大隶:那倒是。
  王大隶:这桥更冤,让车压几十年了,连动地方都不动地方。
  王大隶:人也一样,各有各的命,你坐办公室,我就得守桥。有的钢变成了不绣钢杯子跑到你桌子上了,这一堆钢就变成了桥跑到这河上来了。
  王大隶:谢谢,我们正在努力。
  王大隶:你是说我不应该再和她勉强么?
  王大隶:张经理你结过婚没有。
  王大隶:结婚以后的事情往往不是理论能概括的,要不为什么不幸福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呢。
  72.一号招待室。三炮子来送枣。
  三炮子:咳,自己家种的,算什么呀,又值不了几个钱,我就是想呀,只要你能好好的,你和王队长好好的。
  三炮子:我跟王队长是铁哥们,你就当是他在用枣给你打溜嘘不就行了。
  王大隶:三炮来了,又来送枣来了。
  王大隶:这是小梅公司的张经理。张经理,这是三炮,他家的枣林就在前面,他现在还负责看护枣林,你要是想吃新鲜枣下午自己到树上摘都行。
  王大隶:你们聊,我到训练场上去了。
  
  三炮:这个张经理来干什么?
  三炮:妈的,看着不像好人呢?
  
  杨小梅:咱现在看看那图纸吧。
  
  王大隶:干嘛,有事呀。
  两个人走到一块离大家较远的地方。
  王大隶:问什么。
  王大隶:你想要什么说法。
  王大隶:你不是要复员么,不想复员了。
  王大隶:一个破对象,天天挂嘴上。
  王大隶:应该会有回音的,别着急,再耐心等两天,不行我就打电话问一下。
  王大隶:首长来的时候,你还跟我玩回轮子,现在着急了,支队不给奖励,中队给你一个嘉奖。
  
  杨小梅:改完的这个图老板看了没有。
  杨小梅:施工单位看了么?
  杨小梅:那我看了还有什么劲呀。
  杨小梅:改得也不大呀。
  火车轰隆隆驶过。
  张树立:客气什么,大家都是同事,你也不是不知道我这个人。
  77.中队大餐厅。
  张树立:不知道,有什么锻炼项目没有。
  张树立:可以呀。
  78.院内篮球场。赵小刚老是挤张树江,对张树立进行犯规。张树立提前退场。
  
  
  杨小梅:张经理你来了,我正要出去看看他们打篮球呢,你不玩了。
  杨小梅:那你用手机上会儿网?
  杨小梅:算了,我过两天就回去了,想看打篮球还看不上了呢。聊天啥时候不行。再说我们两个人在屋里,战士们看着多不好。
  杨小梅:不用,差不多全好了。你上会儿网吧。
  81.院内篮球场。看见杨小梅走过来,王大隶退场来陪。
  杨小梅:我怎么知道他在干什么。
  杨小梅:你打得挺好呀。
  杨小梅:我啥时候看不上你了。
  杨小梅:谁来闹了。来闹不也让你放狗给咬了。
  杨小梅不吱声,把目光转到球场上。
  82.夜色朦胧。张树立一个人在土路上散步。神色沮丧。火车声从他身后响起。
  83.夜色。枣林。三炮子溜达。看见有人摘枣吃,上前,是张树立。
  张树立吓了一跳。
  张树立:我姓张,张树立。晚上出来散散步。
  张树立:一块儿走吧。
  
  三炮子:是李经理么。我在这里。
  三炮子将张树立一脚踹倒。
  85.连队办公室。愤怒的三炮子以及三炮子的老婆。王大隶。张树立。
  三炮子老婆又上前往张树立的脸上吐了一口。张树立脸上先有两口吐沫了。
  王大隶:三炮,弟妹,这事儿得想个办法,这是你嫂子的领导,是吧,也不一定是故意,这样吧,你们想怎么样,我们来商量一下。
  三炮子老婆:拉他游街,让他单位领导处分他,开处他,臭流氓。
  张树立:我愿意出钱赔偿他们的精神损失。
  张树立:王队长。
  三炮子:那好,给我们三十万,要现金。
  86.连队办公室。杨小梅推门进来。
  三炮子:嫂子你看你们的好经理,偷看我老婆洗澡,他偷枣吃,我让他到我的枣林里,他倒好,连人都想偷了。
  王大隶:弟妹,别哭了,中队都在休息呢。
  杨小梅:不会吧。
  杨小梅:张经理。
  王大隶:算了三炮,咱们还是把事情解决掉吧。
  张树立:好,我明天就回去给你取钱。
  王大隶:不行,十万块钱绝对不行。
  杨小梅:同意什么呀。
  三炮子:一万。
  杨小梅:你带这么多现金干什么。
  一列火车又响起来。全屋的人都停止了说话。
  87.深深的夜色。雪亮的路灯。中队小院里。
  张树立:走吧。大江大河都过了,今天算是栽到阴沟里了。
  张树立:我就是怕大家吵吵,你跟老板说,他也不会怎么样我的。
  张树立:还够。
  张树立:他妈的,衣服还都没有脱完呢。
  
  三炮子:队长,给你五千。
  三炮子:我确实想讹他点我,但主要还是想恶心恶心他,五千块钱我足够了,太多了我也不好意思呀,你信不信,反正我信报应。
  三炮子:扯,那不是白要来了。
  三炮子:所以给你么。
  三炮子:那。
  杨小梅:三炮子来了。
  
  
  刘勇:哨兵,喊你们中队长下来。
  刘勇:支队准备给赵小刚记三等功一次,现在就要材料。你马上回去写去,我现在到六中队,晚上来取。
  刘勇:不在这里吃了。
  刘勇:媳妇的工作做通没有?
  刘勇:能通就行了,不行先把孩子要了吧。
  91.中队办公室。文书、赵小刚、王大隶。
  赵小刚:我提也就是提提,我啥时候没有完成中队交给的任务,啥时候不听中队的招呼过。
  92.夜。铁路桥。刘勇和王大隶。
  刘勇;支队最近太忙,也没有怎么跑。不行就回老家吧,好在你嫂子还有一个好同学。
  刘勇:咱们躲一下吧。
  刘勇:算了,回去吧,要走的人了,别让人家说咱什么。
  火车过后。两人都加快了脚步。
  王大隶:不知道呀。
  王大隶:明天。
  
  王大隶:刚才怎么回事,怎么会有绿光。
  王大隶:把光源给我。
  王大隶:你当多少年兵守多少年桥了,不知道规定么?这是能儿戏的么?幸亏是绿光,要是红光怎么办?要是让火车司机看到以为出事停车了怎么办?
  王大隶:好玩呀,你觉得这好玩么。
  赵小刚:给我对像,她今天是最后一次跑这趟车了,以后就到车站工作了。
  赵小刚:她在车上,我在桥上,打电话能碰到一起么。
  赵小刚不吱声,低下了头。
  刘勇:是不是一直这样。
  刘勇:她能看得见么?
  刘勇:看不见还晃啥呀。
  王大隶:下了岗以后咱们细细谈这事。
  赵小刚:没有,这光特别细,你要不是离得这么近,根本就看不到。我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说过,我知道这事的严重性。
  刘勇:算了,咱们走吧。(对赵小刚)这事儿就烂到你肚子里吧,你说出去只能害你自己。
  
  王大隶:还来么。
  王大隶:来吧,你的图都放在这里了,昨天我把图给副政委看了,他带回支队去了,说支队应该能批准,也许还会主动找投资呢。
  王大隶:桥只要在这里就得有人在这里,不一定是我,但一定会有我的战友。你怕没有接待你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