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俞伟,1975年参加工作,原系济南市规划局下属事业单位济南市勘察测绘研究院(以下简称勘测院)的女会计师,因在工作中坚持原则,并阻止、抵制、实名举报前院长刘东玉(刘东玉因贪污被判刑)和副院长王敏智相互勾结、以权谋私弄虚作假、乱开发票、收入不入帐、支出不按财务规定出帐等违法违纪贪污问题,使其二人怀恨在心,将我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千方百计制造事端对我进行百般刁难和实施打击报复。特别是在得知1997年我曾到历下区检察院和省、市纪委实名举报他们二人以权谋私、违法乱纪的事实行为后,在我没有犯任何错误和无任何事实依据及证据的情况下,凭空捏造了多个“莫须有”所谓“抢占公房”“隐匿财务帐册”的“罪名”。先让我下岗,后又给了撤销会计师职务、开除公职等共计六个“决定和处分”。为陈述简单扼要,特把撤销会计师职务和开除两个主要关键处分后附加以说明。(后附材料01、02)
  1、开除处分中说我长时间隐匿财务账册。但又提交不出任何证据!
  1997年7月29日,勘测院向济南市公证处申请对清理俞伟办公桌查找所需97年会计明细账进行保全证据。申请中也承认,我把会计账簿锁在办公桌内这个事实。同时也说明了其它的账册当时都是存在的。何谈“隐匿”之说!
  但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勘测院主要领导人心术不正、故意把《公证书》,对我和上级主管进行了隐瞒。因为,我如果手中有这份能证明我清白的《公证书》,在我复议、复核期中,结果是完全不同的。如果上级主管领导看到这个《公证书》,在审批我的处分时,有这么明显的疑点,也不会妄自批准。他们为何故意隐瞒,不敢交给我,而且不顾账册1997年已收回的事实。仍然嫁祸于人、贼喊捉贼的让我交账。首先,是他们做贼心虚、心中有鬼。渴望所谓的“隐匿财务账册”事件,能成为既定事实,然后假戏真做,通过重新做账来掩盖他们违法违纪的行为。其次,这份《保全证据公证书》能还原事实真相,一旦我掌握了《保全证据公证书》这个重要证据,不但可以证明“隐匿财务账册”的事实不复存在,而且,我还可以追究他们涉嫌“打击报复会计人员”刑事犯罪责任。
  对于这一点,我多次向院领导提出过质疑,他们除了面面相觑之外,但都没有得到正面回答。由此看出,他们没有任何的依据和证据。相反,我是完全按照《调整职工住房办法》上的规定,(后附材料04)按工龄、职称,先外业后管理,计分排序取得分房资格(后附排序表05)。根据操作办法进行和取得住房权的,并且和院其他职工一样签订了含有“此据,单位盖章、本人签字后生效。”的《职工调住房单》,(后附材料06)并分两次缴纳了购房定金(后附购房定金收据07)。取得后岗子街15-3-601室的福利性房改住房资格、程序和依据是合法、有效、不容置疑的。
  1996年4月20日我与院签订的《职工调住房单》这个关键环节上,我从未签过保证交回旧房的《职工调住房单》。这纯属无稽之谈。谁在说谎,出示《职工调住房单》不就可以一目了然了吗。以我保存的《职工调住房单》为证。按勘测院填写规定,全院凡是完成选房程序的职工,在填写统一格式化的《职工调住房单》时,凡是有属性原住房的:(含单位自管房、房管局直管房及拆迁安置房),在《职工调房单》上,将原住房字样后面的横格里面填写自己原住房的详细地址。没有住房的,可以不填写。我从未在勘测院取得过一间原住房,按常规《职工调住房单》原住房这一栏,我不用填写。但是院长刘东玉在这之前,假惺惺的做我的工作,异想天开的用欺骗手段,让我把丈夫单位的产权房变更成房管局直管房,再作工作变通,成为勘测院使用权的房源。我明确表态无能力处置,但刘东玉一再说“单位配合你试试看”。又不怀好意的以担心我调换好不交为由,让我写保证书,因为当时我不愿意在这个关键时刻为此事和领导把关系闹僵,违心的按着刘东玉的“旨意”写了保证书,(这就是保证书的来龙去脉)并在原住房一栏写下,“按保证书办理”,并交上一份内容为:“因原住房是****的企管房,调换有一定困难,在我搬进新房两个月之内,如果调换好,保证交到测绘院。在交给勘测院领导刘东玉时我也担心有阴谋,所以我又加了一句“无论调换成功与否均不影响此次分房的合法性、有效性”的保证书,然后,签订了双方盖章签字后生效的《职工调住房单》。但我从未承诺过保证交原住房,这完全是移花接木、偷换概念的狡辩。
  4、处分中说我违纪情节严重,给国家集体和群众利益造成重大损失和严重后果。
  二、济南市勘察测绘研究院给我下达“决定和处分”中,明显存在着严重的违反程序情节,比如;
  2、勘测院主要领导采取了欺上瞒下、无视法律法规。在2000年11月28日给我下达“撤销会计师职务”处分不满八个月,(根据鲁人【1998】93号规定撤职期限两年,处分期间未改正错误要适当延长半年至一年,仍未改正或者重新犯有此类错误的,予以辞退或开除。)2001年7月又连续给我下达“开除公职”的处分。根据鲁人【1998】93号处分期限的规定,是严重违反程序的行为。由此可见,他们对实名举报人恨之入骨的程度多么的严重!
  三、通过以上我用无可争辩的事实和证据实事求是的还原了事情真相,也充分证明勘测院给我的处分中存在着随意歪曲和编造、违反程序的事实情节。更为严重是给我的错误处分中,还明显存在使用法律依据错误和偷换概念等方面问题。比如:
  四、济南市勘察测绘院可以在无任何事实证据,给我捏造多个“莫须有”罪名。济南市政府相关部门在我证据确凿、铁证如山的证据面前,为官不为、不作为、乱作为。就是相互推诿不受理。为什么,一针见血说明,就是我得罪的是一个“利益团体”!
  但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在事实证据面前,济南市规划局个别领导人明知对我的处分是错误的,仍以将错就错的,蛮横无理的维持了对我的错误处分。济南人事局人事争议仲裁处在没有弄清事实真相的情况下,虽然也避重就轻指出了处分过重等问题,虽已改变处分,并非撤销。因此,我不同意,最终人事局仲裁处,以济南没有成立仲裁委员会,不具备开庭仲裁条件为由,中断了我的申诉事项,导致我的申诉事项至今没有进行完毕。(后附材料08)
  2012年我又在通过诉讼维权渠道走不通的情况下,到国家信访局进行了上访,但我万万没想到,作为共产党领导下济南市规划局在“来信来访事项不予受理告知书”中竟然采取了断章取义、欺上瞒下卑鄙可耻的伎俩说“你所提出的信访事项,已经仲裁、诉讼等法定程序受理并作出明确结论。按照《信访条例》第十四条和第二十一条的规定我局对你的信访事项不予受理。”(后附材料10)由此可见,规划局领导明明知道我的诉讼事项并没有进入法院主体审理程序,何谈已经解决!
  对于济南市勘测院、济南市规划局、济南市人社局、山东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以上三个政府执法部门的政府官员,在同一个《申诉规定》法规文件中,根据各自的理解不同,作出三种不予受理的理由。令我十分无奈和无语。因为,在整个《申诉规定》法规文件中也找不到向他们所说的不予受理的理由。相反,《申诉规定》中非常详细明确我的申诉事项,完全符合。他们这种无视法律法规,有法不依,知法犯法,视百姓为蝼蚁,草菅人命的现象做法是非常草率不严肃的。这不光是单纯的政府官员水平素质底下的问题,他们这种不作为、乱作为、沆瀣一气、官官相护的一贯行为和作风。实际上也起到一个为虎作伥、助桀为虐,充当保护伞的作用,也严重损坏了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和政府的公信力。也与党中央十八大倡导的全面依法治国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精神相违背的。在他们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为官不为、别有用心的影响下,。让我这样一个为保护国家集体财产而惨遭打击报复的实名举报人陷入国家行政、诉讼机关两不管的尴尬境地。成了人为造成的,不受中国宪法和法律保护的,比灾民还要悲惨的灾民
  我今年已近62岁,为了维权,我不但耗尽毕生积蓄,还债台高筑。为了尊严和生存,我在维权的路上,无论严寒还是酷暑,风里来,雨里去,抗争了近20年,我所遭受的罪可想而知,我与呼格吉勒图冤杀案一样,都是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不作为、乱作为的牺牲品。不相同的是他在身陷囹圄、失去自由那种环境里,被粗暴剥夺了年轻的生命,解脱了!而我仍然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过着病无所医、老无所养、没有尊严、苟延残喘,虽活着却过着生不如死日子。
  我作为一名财务工作者,为了保护国家和集体的财产不受损失,坚持原则,抵制并实名举报了单位领导人违法乱纪行为,遭到他们丧尽天良、毫无人性的打击报复。现在我真的无路可走了,只有乞求你们广大的,有善心有正义感的人们,和广大的法律工作者,和媒体记者,看在我忠诚党国的份上,给我指出和争取一条有尊严的活路吧!替我恳请党和政府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公平、公正、合法的解决我的处分问题,还我一个实名举报人的清白和尊严。
  礼
  2016年3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