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各省市开人代会,减少了代表中的官员比例,增加了基层比例,甚至直接遴选了民工代表。为此,有评论欢呼:民主政治进步不小,人大代表正需要专才。
   人大代表需要专才吗?它需要什么专才?
   数学专才?人大开会,也不研究哥德巴赫猜想,不需要数学家。
   艺术专才?人大开会,不会研究任何艺术的专业问题,编剧导演交响协奏西皮二黄,最多请艺术专才休息时给大家活跃一下气氛,表演两段。其实这个功能犯不着将艺术专家搞成人大代表,买个唱片足了。
   可见,人大代表不需要专才,尤其不需要顶尖的专才。
   人大代表是干什么的?从宪法精神看,人大代表是监督制约行政权和司法权的,简言之就是挑政府和法院检察院毛病的,瞪大眼睛盯着他们遵公守法为人民服务向人民负责,别暗箱交易,别吃了原告吃被告。人大代表甚至要有鸡蛋里挑骨头的刻薄和精细,那其实是国家民族的幸事。
   现在的人大代表中,这样的专才太少了,而根本用不着的专才多了。如果加上比例几乎一半的行政司法官员,他们根本不可能自己监督自己自己制约自己,再加上只为自己生意兴隆才削尖脑袋当人大代表的商人企业主,他们自私自利,那么人大代表的确需要大换人,都换成代表国家和民族根本利益有强烈责任心能说会道的参政议政专才才好。
   可惜,这种愿望目前无法实现,因为现在的人大代表只有县区级是普选,再往上的三级,市省国家,人大代表都是长官意志主导,这样,敢于参政议政的肯定少之又少。
   从国家和民族大义着想,应该实行人大代表的普选。在普选状态下,用不着刻意去强调什么专才,中科院首席院士和街头板儿爷都可能当选。其实,不要信我们某些人唬人的话,全世界任何国家的议员们跟你我一样,如果真讲什么必须的专门知识,任何一个初中生研读十天半个月,门儿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