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生对话上海文化名人实录
    8月7日上午,由华东师大出版社、新闻晚报、东方网、上海电台等联合主办的“2006上海中学生精英论坛系列活动之二―――――青春岁月的理想读书”在上海展览中心举行,百余名中学生代表与专家对话。参加此次论坛的四位嘉宾分别是上海交大人文学院院长江晓原教授、复旦大学哲学系张汝伦教授、华东师大历史系许纪霖教授和华东师大出版社副社长缪宏才。论坛上,四位爱书之人分别讲述了自己的青春岁月和年少时的阅读记忆,中学生们听得津津有味。
    一、教授们的读书经历
    来自复旦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张汝伦、上海交通大学的教授江晓原和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许纪霖分别为青少年朋友讲述了自己年少时的阅读记忆。
    江晓原:那个时期,一本书在手里只能借4个小时,如果晚上6点去拿出半夜就要把书送出去。还引起了父母的担心。还有不少人有抄书的习惯。今天你们能读到的书比我们那个时候多得多,但是现在的读书环境没有那个时候好了。现在的孩子们前途都是被家长安排好的,要读好的学校,找好的工作,因此现在学生读书在精神上不可能有他们当年那么的投入。当然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烙印,那个时代的读书精神是不可重复的。那个时候大家都找不到时尚读物,能找到《三国演义》都很幸运了。
  
  
    许纪霖:要读书就要读有趣的书,像易中天的书就是有趣的书,但是还有一种书是值得我们读的,那是什么书呢?是好的书。
    张汝伦:我什么书都看,我觉得最能回答我的问题的就是哲学。我要跟大家提醒一句,千万不要看自己能看懂的书。你们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哪些书好懂就看哪些书。
    三、要读就读你看不懂的书
    问:碰到读不懂的书又该怎么办?张汝伦:我们现在就是要看不懂的东西,我记得20几年前我们学校聘杨振宁先生当名誉教授的时候他做了一个即兴演讲,他的父亲是我们数学系的教授,在他5岁的时候出国,给他安排了家庭作业,就是把四书五经背下来,他觉得很残酷呀,这5岁的小孩背四书五经明摆着是看不懂。我们国家鼓励的应该是这样一种东西,别人不了解他、不懂他,我们应该给这些人、给这些创造性的天才留下余地,而不是让那些自称是老少通吃的人来成为我们舆论的中心。所以我想我们的同学你们代表未来,你们现在看的那些书、看不懂、看得很累没有关系,你一遍一遍地看,将来总有一天这些东西会生发出来,对你们有好处。
    四、不要带着功利心去读书
    主持人:我知道前不久许教授在华师大在主持了一个八十年代的座谈会,书里面阿城讲了知识结构的问题我想问一下各位专家,你们那个时候看了那么多的书,我们许教授是一个学历史的中国知识分子。是什么样的书或者说什么样的知识结构影响了你们以后对于学术上不同方向的研究?
  
  
    许纪霖:你们今天大部分都是中学生,过几年就要进大学,进大学干什么?作为综合性的大学,实际上培养的是博雅之士。因为你们知道大学从欧洲的传统来说实际上是培养贵族的。这也就成为了我们今天现代大学的理念,那是博雅之士。这个博雅说实话它不在乎是多少有用的知识、有趣的知识,而是要掌握真正好的知识。所以照我看来,知识是不重要的,但是通过大学的课堂、通过大学氛围的熏陶实际上是培养一种气质,气质是最重要的。读书读好书是培养气质。读好的大学、读清华、北大、交大、复旦这些一流的大学,不在于说课堂学到多少知识,而是一流大学所提供的氛围让你成为清华人、北大人、交大人、复旦人,这是最重要的。以后慢慢你会发现,这个人是什么学校出来的就是哪种风格,哪种气质。这个你不要把北大、清华的教材、上的课全部听一遍你就学到了,不是知识的传授,不是旁听的课程,你走读还不行,你一定要沉浸在这个学校文化里面,才可以成为这样的人。我可以说一流大学的学生为什么叫一流?他绝对不会像考研基地某某什么学校专门以考研究为目标的书一样,读的都是有用的书,或者说只看一课的,他读的都是好书。怎么博雅?就是读好书。这是我的忠告。
    六、关于史学戏说观点各异
    主持人:许老师,您是学历史的,现在有很多历史的娱乐化、戏说化你怎么看?
    张汝伦:《罗马帝国的衰亡》等都是非常好的历史著作,所以我在想如果我们自己用那么蹩脚的思维方式,要么戏说、要么干巴巴,好像人类不可以有第三条路、第四条路、第五条路的话,我觉得我们真是非常可悲。因为,这样的话人就没有可以选择了,你反对干巴巴吗?你就去戏说,你就说绩优股呀这些东西。我们有没有第三条路、第四条路,我们希望中国还有当代的司马迁,有中国的史学大家。所以我们有很多书误在自己思维方式的简单化。世界是非常复杂的,人类也是非常的复杂,我们人类有足够的智慧可以做出多种多样的事情。并不是说只在两种之间做出选择。
  
  
    江晓原:这个问题是很多年轻人经常要问的,就是我们怎么样判断这本书好不好?这需要你有一个长期的经验,如果你经常跟书打交道,你会有一些经验,对这种书比如说从它的作者、从它的出版社、从它的前言、后记,从这本书的打印的格局等等都可以判断,那些比较畅销的没什么价值的书,也有一些固定的格式,比较容易看的。如果你经常跟书打交道,确实会比较能判断它的好坏,这个过程是一个逐渐积累的过程,这个跟你对其他东西接触的过程是一样的。包括你跟你买时装一样的,你刚开始没有买时装的经验,也许你的长辈、你的朋友带着你,你逐渐变得很精明了,书也是一样的。你经常亲密这些书才可以培养出你的判断来。在没有具体例子的情况下我们讲某些抽象的原则一般没有什么意义。
    八、名人效应对学生读书弊大于利
    问:我想问一下各位专家,我想问一下大家都讲到易中天教授,我的问题也随之而来,大家都知道易中天在百家讲坛中名字是落到千家万户。让我想起了韩寒、郭敬明,你们对于这些名人效应在我们选择书籍上是利大还是弊大?
    张汝伦:我基本上同意江晓原的观点。我对易中天没有误会的,只要不触犯法律,他可以做一切他喜欢做的事情,但是有一点我们要搞清楚,他做的不是学术,我们也要搞清楚,我昨天看到报纸上讲,在国外也是学者上电视普及学术,我告诉大家是不是这样?是。但是人家不是这样普及的,比如说德国,教授在电视上讲康德的纯粹性批判,讲完以后我家里就有一部这样的讲稿,大家可以去看一下什么是学术普及,学术普及就是大家觉得读起来困难的书我在电视上跟你讲。易中天做的事情不是错的,但是我们不要把不同类的事情说成一回事,主要是这样的。
  
  
    张汝伦:“文化快餐”这个比喻不恰当,为什么不恰当?因为我们讲麦当劳或者说怎么样,我们没有饭吃的时候快餐也可以填饱肚子,文化快餐你不吃完不会饿死的,你吃它干什么?你既然时间这么少,你更应该看那些值得你看的书。再比方说一个题外的话,我想有一些难懂的书你可以看一些比较好的解释性的、引导性的书,所谓的名著导读这是很有必要。因为有一些这一类的书也写得非常好。那么刚才说读书和做人关系太大。因为有的人是胸罗万卷,但是他做人不怎么样,有的人没有看过太多的书,但是做人却让人家非常敬佩,没有必然的联系。但是我在想我们看书要和自己的人生有所联系,这样的话你看书才有点意思,要不然你为什么要看书呢?真的用鲁迅的一句话来讲“无聊才看书了”,我想不是这样的,读书多多少少还是要跟自己的生活发生一点关系。
    十、找到适合自己的读书方法
    问:我想问一下刚刚大家讲了很多的书内容,那么可不可以谈一下阅读的方法,比如说老师说过读一本优秀的书要反复读,除了这个以外各位老师有没有觉得比较有用的方法?
    江晓原:我的方法可能表面上看上去更让你印象深刻,当你想认真读某一本书的时候你不要只拿着这一本书,你最好把相关的书也找上几种,某些有用的工具书,比方说你要读一本艰深的哲学著作的时候,你可能要把一本哲学大辞典备在你的手边,一本哲学史的著作放在你的手边,难的时候来参照,这样会好一点。其实还有各种各样的阅读方法,每个人不一样。你所说的一种方法也不见得对别人都有用,所以每个人都可以找到自己适合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