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我爹手机,停机,欠费了?
  我去镇上营业厅问问。
  营业厅特别冷清,敦实的蔡霞显得更臃肿了,以前她还是蛮瘦的,自从生了孩子,越来越胖,目测应该有170斤了。
  每次跟媳妇来。
  媳妇总要调侃一句:“那不是你未婚妻吗?”
  真的?
  假的!
  当年,蔡霞在邮政上班,铁饭碗……
  有次,我爹去邮政办理业务,看到蔡霞她们工作如此的轻松,就在心里发出感慨:找个这样的儿媳该多好?!
  当然,当时蔡霞是看不上我的,我没有正式工作。
  我们俩到底有没有相亲?
  没有,其实连正式认识都算不上,只是我们搬回农村以后,邮政包裹特别多,经常去邮局,就跟他们混熟了。
  昨天,一进门,蔡霞就站了起来:“来了?办什么业务?”
  “我爹手机停机了?”
  “我给看看,昨天赶集还遇到你爹了。”
  “现在营业厅改制了?”
  “嗯,私人承包的。”
  “利润咋样?”
  “白搭,哪有人来呀?现在卖手机的都卖卡,人家不来咱这里办业务了。”
  “这个行业完蛋了。”
  “你媳妇回来了没?”(曾经有一段时间镇上传言我媳妇跑了。)
  “早回来了,她去广东上学了,学了半年英语。”
  “很长时间没见了。”
  “以前吵架也好,闹也好,都是因为没赚到钱,她心里不踏实。”
  “孩子上学了吧?”
  “上了。”
  “两口子和睦,比什么都强。”
  “我爹年轻的时候,贴对联选的都是财源滚滚之类的。这些年选的都是家和万事兴,家庭和睦是一切的根本。”
  “真羡慕你们呀。”
  “有啥好羡慕的,你是铁饭碗,更值得羡慕。”
  “铁什么饭碗,现在都改制了,我现在是给自己打工。”
  “你家孩子上学没?”
  “上了。”
  “在实验?”
  “没,就在后面,想去县城,但是没房子。”
  “那还不简单呀,买呀!”
  “没钱。”
  “现在县城房子卖不了,首付1万就可以,买个60平左右的,一个月还1000块钱,有什么压力呀?”
  “不怕你笑话,我也买不起。”
  “你老公呢?”
  “在青岛打工。”
  “你付首付,他还月供,有什么压力啊?”
  “我老公三年没拿回一分钱了。”
  “咋了,养情人了?”我调侃了一句。
  “他跟我闹离婚。”
  “因为什么?”
  “我们结婚的时候,我在邮政,他在烟站,前几年烟站效益不行了,他就辞职了,也算下岗了,一直就在家里玩游戏,几乎什么都不管。他这样不行呀,我就着急,正好营业厅对外承包,我们就承包下来了,我也从邮政辞职了。”
  “那时营业厅利润应该不错吧?”
  “一般吧,一年能剩个三四万块钱,比上班强点。”
  “你老公一直没上班?”
  “一直在家。前年,有个同学拉我去济南参加个会议,关于保健品的,现场听得热血沸腾的,我交了7万块钱,那是我所有的积蓄。”
  “直销?”
  “连直销都算不上,就是传销,现场刷卡的那种。”
  “保健品呢?”
  “现在还在家里放着呢。”
  “谁介绍你去的?”
  “郭寺元你认识不?上学时挺调皮的。”
  “你比我们高三级,我上初中的时候,你们都毕业了,没印象。”
  “他拉我的。”
  “你情人?”
  “咦?你怎么也这么问?我老公就抓住这点不放了,总认为我跟郭寺元是情人关系。”
  “不是情人,一般忽悠不了啊。”
  “还真不是,他上学时追过我而已。”
  “你找他要钱呀?”
  “手机都换了。”
  “你老公就因为这个事跟你闹离婚?”
  “嗯,不过这些都是我自己攒的钱。”
  “这个事不怨任何人,你自己的问题,钱是你自己掏的吧?刷卡的时候有没有人拿刀子架在你脖子上?”
  “的确,我的出发点是为了多赚点钱。”
  “李敖说过,事物的动机不重要,结果最重要,结果就是钱从你口袋里流走了,不在于你的出发点是什么。”
  “怎么才能把这些保健品卖出去呢?在网上能卖掉不?”
  “卖不掉。”
  “那真完了。”
  “我觉得,咱花钱是花不穷的,有钱就多花点,没钱就少花点,这都无所谓。但是,错误的投资会使人倾家荡产。”
  “我现在后悔死了。”
  “你这个问题,没解。李元你认识不?信用社的,他媳妇卖安利,天天去游说我父母,他们俩都被说得心动了,我爹都想瞒着我们去做代理了。让我知道了,我去找李元媳妇。我问,你去忽悠俩老人干嘛?她说,不是想让他们赚点零花钱吗?我说,他们不需要钱,一辈子为人忠厚老实,你忽悠他们去做安利,到时把亲戚朋友全得罪了。”
  “后来做没?”
  “没有!我跟我娘说的很明确,以后谁要是再喊你做直销之类的,你就装得很无辜地说:要那么多钱干嘛?花不了呀!”
  “他们退休金多少?”
  “具体我没问,我娘退休金也能够买菜的吧?我爹应该不到两千吧,还不到60岁,没领,他们真的不需要钱,赚钱也没用,但是他们乱折腾的结果就是把自己的积蓄搭上了。”
  “你觉得直销咋样?”
  “商业模式是合法的,这个咱没法评价,但是我觉得最不好的一点,就是愿意接受你推荐的人都是最信任你的人。”
  “如果产品真的好呢?”
  “这个我无法回答,我只能说,我买过的安利、完美之类的,都是买的面子,与产品无关。”
  “你说我这个事,咋办?”
  “我听了,觉得特别生气,感觉你咋这么贪呢?都想骂你一句:活该!”
  “我也是为了这个家好,都怪郭寺元那个王八羔子,十多年没联系了,突然给我打电话,都说他发了财,没想到发的这种财,不得好死!”
  “让你老公回来,俩人想想办法,从头再来。你越抱怨他,他越抱怨你,俩人越走越远。”
  “早晚得离。”
  “不能有这个想法。”
  办完业务,回到家,父母正在晒玉米……
  我娘看我回来了,急忙烧火做饭。
  我说:“别做了,中午我请你们吃饭。”
  我爹说:“花那钱干嘛?在家随意吃点就是了。”
  我学着赵本山的腔调说:“吃,猛劲吃,吃还能花多少钱?”
  本地新开了一家饭店。据传言,老板致力于打造本地最高端的饭店,那咱就去尝尝吧?
  楼倒是挺气派的,一进门,没有服务员,没有老板,竟然不知道应该坐在哪里,是去楼上还是在大厅?
  我去厨房看看吧,老板正在忙着给客人点菜。
  我等了一会,还是没轮到我,看他手忙脚乱的,我让他推荐几个菜,他不推荐,让我自己看,我咋知道什么好吃什么不好吃?也不知道什么是特色。
  随意点了几个。
  厨师只有一个……
  两个小时上了六个菜,而且把菜还给上错了,煎包我点了一盘,给上了三盘,三盘就三盘吧,也不好吃。
  大家都说以后再也不来了。
  不是挑剔,而是的确不行,没有一个菜让人觉得满意。
  我觉得挺对不起父母的,带他们出来吃一次,他们认为花了很多钱,但是又没吃到好吃的,走的时候他们想打包,我不让,的确难吃,带回家他们会吃上几天,最终还是打包了。
  他们怀念上周我带他们去喝的羊肉汤。
  在县城,本地最牛的饭店是豆捞店,反腐以后生意不行了,濒临关门,让一个老板承包去了,他改做海鲜,而且很多是进口海鲜,例如澳洲大龙虾之类的,火了,真火,下午4点我去定房间,就还剩两个房间了,全满了。
  为什么生意如此的好呢?
  好吃!
  昨晚,跟高姐聊了很久,谈到了小生意,高姐的观点也是如此,要落地,要做基础消费型的,她投资过一个餐具洗涤工厂,对餐饮行业很熟悉,有的小店并不起眼,可一天用5000套餐具,光餐具给饭店带去的利润就有2500元,何况是饭呢?
  饭店是赚钱的,但是后厨不好管理。
  我的观点是应该做面馆之类的,类似四川面馆。
  高姐说:“你去台湾的时候,去吃一次金大碗,真是太好吃了,当时我们32个人去吃的,大家第一反应都是相似的:太好吃了,回家开一家。”
  我说:“只要是真好吃的东西,一定是可以火的,东方豪客牛排店在我们这里从装修到开业不到一个月,开业第一天就是满的,每天去都是如此。”
  高姐说:“做餐饮,地段非常重要。”
  我说:“今天我被一个人把内心突然放大了,有点蠢蠢欲动了,他是炒外汇的,据说100%赢利。”
  高姐说:“你先冷静冷静,从台湾回来再决定吧。”
  我说:“嗯。”
  谁把我搞得蠢蠢欲动呢?我一直认为自己是相当固执的人,很难被说服,因为我很善于逻辑分析,我会推理前因后果,考虑可行性,另外对钱不是特别执着,一般拿收入诱惑我的,很难打动我。
  牛哥建议我以股票的形式理财,我没炒。
  小黎飞刀请我和媳妇吃饭,当时媳妇炒股,我坚决反对,我让小黎飞刀给评判一下,到底炒股对不对?小黎飞刀很尴尬,因为他是民间股神嘛!
  他很腼腆地说:“你们家事,我不好意思发表看法。”
  现场,我和媳妇就吵起来了,我坚决不允许她碰股票,但是她还是碰了,找了另外一个股神给操盘的,亏了,不过人家把本钱还给她了。
  我跟媳妇说:“他还你本金,因为你是我媳妇。”
  媳妇说:“少来了,这是人家基本的诚信。”
  我说:“你太天真了,炒股就没有保本这个概念。我去找他,让他把钱还给你,他拍着胸脯给我打的保票,赔了算他的。”
  我不买彩票,不炒股,为什么呢?
  因为,我不懂呀!
  不懂的东西,咱何必装懂呢?
  股市有赢家吗?
  肯定有!
  股市就如同网络游戏,游戏里是有GM的,GM是有管理权限的,他是可以操控一切的,自然有人可以看到底牌,股市的本质就是少数利益集团敛财的工具。
  前几年,棋牌游戏特别火,里面的游戏豆是可以提现的,类似赌博平台,运营商靠什么赚钱呢?幕后操作。
  最初,让你不断地赚,不断地赚,然后让你一把输光,然后你再冲,越玩越大。
  若是赢了就跑呢?
  那么,你赚了。
  可是,你赢了是不会跑的,反而加大投资,最终一定是血本无归……
  股市也是如此,我认识的民间股神,没有一个不负债的,可能是我认识的高手太少了吧?
  周围这么多朋友里,只有一个人是赚到钱的。
  这个人叫老汉。
  资深股民,曾经五次想跳楼。
  他的生活非常简单,也不喜欢大吃大喝,就喜欢吃个拉面啥的……
  2007年去青岛炒期货,一把赚了2000万,洗手不干了,没多久,查出脑子里长了个瘤子,至于他后来有没有继续炒股,不知道了,这么多年没联系,只是后来知道他去香港定居了。
  我咋知道这些事的呢?他跟我大哥是好朋友,他们经常在一起讨论股票,在他炒期货以前,基本处于不赔不赚状态,我大哥是什么状态呢?
  我大哥在上市公司做会计的,从最初有股票就开始炒,中间有大赚过,有大赔过。
  整体来看,应该也是不赚不赔。
  有次喝多了酒,他发表了一句感慨:在不看底牌的前提下,预测股票的人,要么是疯子,要么是骗子,一切都是变数。
  自从信佛以后,大哥就不炒股了。
  期货?外汇?这么神奇啊?
  昨天,陆巡车友会的兄弟又来了,他要跟我理论理论,到底期货、外汇、股票有没有规律?有没有道?有没有稳赚不赔?
  他的观点是,有!
  而且,他已经掌握了。
  我问:“牛哥给你什么建议?”
  他说:“让我做五年规划,可是我不能,因为我不敢看那么长远,我看五个月都是几亿,如果看五年那还了得,几十亿?几百亿?我现在能看三天就很厉害了。”
  我问:“真有规律?”
  他说:“真有,我总结了一套公式,就是针对K线图的,只要符合四个条件,进入稳赚。”
  我问:“失败的概率呢?”
  他说:“10%。”
  我说:“假如,我现在投入500美元,你指点我炒,能稳赚不赔吗?”
  他说:“绝对的。”
  我问:“多久可以看到效果?”
  他说:“当天。”
  我问:“这几天你赚了多少钱?”
  他说:“我不是给你看截图了吗?从你这里去了牛哥那里,又转回来,1万2美金。”
  我问:“受我们启发?”
  他说:“其实你们说的,我都没听,我出来只是放松心态的。”
  当时,我对他的观点是啥?在赌,而且是在变数下赌,完全是赌运气,而且固执,放不下这些刺激的玩意,落不了地。
  但是,昨天我有些动摇了,甚至开始相信他了,我突然理解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包括做直销的,做传销的,做股票的,做会议营销的……
  不是我们立场不坚定,而是的确被数据和成功案例所征服。
  我问:“如果我的500美金炒到了1000美金,那么我把500美金提出,剩余的500美金我当本金,多久能炒到200万?”
  他说:“不一定,半年吧?”
  我说:“那我炒到200万的时候,我提出来买辆车就是了,再也不玩了。”
  他说:“但是,你从500美金到1000美金时,你是不会提的,反而会加大投入,这就是人性的特点。”
  我问:“我问个最直白的问题,你既然总结出来了公式,为什么连续亏了这么多钱?”
  他说:“因为心态不稳。最初出现30万亏损时,若是我急忙出来啥问题都没有了,但是我想捞回来,接着投入60万去捞30万,越捞越被动,不符合判断标准的情况也进,现在回头看看交易记录都想抽自己。”
  我问:“如果按照你总结的公式,那些交易都是不应该的,对不?”
  他说:“是的。”
  我说:“你这个公式,若是教给新手无敌了,因为新手很傻很固执,会严格执行的,就怕稍微懂点的人。就像我们考驾照的时候,那些老司机往往过不了,因为他不听教练的,会凭感觉倒车入库,而我们这些新手呢?根本不懂得什么原理,就记住方向盘打几圈,哪个杆到哪个点的时候再回轮,结果我们轻松过了。”
  他说:“是这么回事。”
  我说:“那你这个是提款机啊?想要多少有多少。”
  他说:“可以这么理解。”
  我说:“你现在亏了这么多钱,你如此的淡定。假如我有这么高的负债率,我这辈子就完了,根本站不起来了,光情绪上就被击垮了。”
  他说:“你知道会长怎么评价我吗?他说,你有足够承担失败的能力了,但是没有承担成功的能力。”
  我说:“我现在已经相信你了,不是客套话,而是发自内心的,而且我的贪欲也被激发了,假如你这次很快又翻盘了,那么我就拜你为师,我拿500美金去博200万,买辆奔驰G500我就不玩了。”
  他说:“没问题。”
  我说:“我强烈推荐你本书《遥远的救世主》,电视剧叫《天道》,你跟主人公貌似很像,应该都是悟道之人了。我觉得特别佩服你媳妇,她是如此地支持你,如此地信任你,无论你赢还是输,都如此地追随。”
  他说:“她绝对相信我有这个实力。”
  我问:“情绪对你的事业影响有多大?”
  他说:“致命性的。”
  我说:“跟写作一样,假如我正在写作,媳妇突然过来了,哪怕她是打个善意的招呼,我也立刻火冒三丈。”
  他说:“我太理解你了,需要的是绝对的安静。我跟媳妇说,别在我身边呼吸,她的呼吸声都会影响到我。”
  我说:“如同鲁迅写的一样,听到了静的声音,就是安静得只有自己的时候,才能全身心地投入。”
  他说:“知音呀!”
  我说:“我也给你个建议,你现在经历的,都是我前面经历过的,哪怕车子再豪华,哪怕是房车,也不是家。没有女人不希望有个稳定的家,你要给他们创造稳定的环境,温暖的家,不一定是大大的房子,但是一定要有。你会发现,整个格局都变了,而且是悄无声息地变了,这样你心态就会平和了,家和才能万事兴,这是一切的前提,否则你情绪波动会非常大。还有一点最重要:要让她有属于自己的焦点,一旦女人把焦点都用在你身上了,你的一言一行都可以导致她情绪的波动,她生气了能让你开心吗?”
  他说:“其实我这行,最适合的就是旅行,心情好的前提下,什么都好。”
  我说:“我这行,更是如此,但是我离不开家,离不开孩子,离不开父母。”
  他说:“我也是想孩子。”
  我说:“后方稳定才能冲锋陷阵,这是我的经验。”
  晚上,回家的路上,我跟媳妇说:“我赚了1个亿,该干点啥呢?我把银座一楼全买下来,装修成五星级水果店,顾客一进门,俩大美女穿着旗袍朝里高喊:贵宾两位!”
  媳妇说:“我和儿子去国外读书去,你爱干啥干啥。”
  我说:“我今天真的被他说动了,我还问了开户的具体流程之类的,也许我真的马上成亿万富翁了,你贴得紧点,小心被淘汰。”
  媳妇说:“你成了亿万富翁,即便是把我淘汰了,我也替你高兴。”
  我说:“就凭你这句话,暂时先不淘汰你了。”
  媳妇问:“他有理论,为什么亏呢?”
  我说:“他情绪波动大,心态不好的时候,急于扳回来,乱了阵脚,不按规矩出牌了。”
  媳妇问:“你确保自己不会乱?”
  我说:“我心态好啊,荣辱不惊!”
  媳妇问:“还记得宋兰不?”
  我说:“记得,我不会成为她的。”
  媳妇炒股的时候,是交了4800元的学费,进了一个群,群主是老A,博客上非常有名的股评写手,人送外号民间股神,被白青山给写到书里了,跟小黎飞刀同等待遇。
  后来,老A知道飞扬是我媳妇以后,把4800元退回来了。
  我不放心我们家的钱呀?
  于是,我要求也加到群里,这个要求也不过分,而且老A也很开心,因为我可以顺道写写他的故事,他需要有人吹捧。
  老A有个粉丝叫宋兰,公务员,在民政局上班。
  宋兰在我们邻市,算半个老乡,见过面,很单纯的一个大姐,离异,没娃……
  老A当时经常在群里讨论基金的问题,貌似要成立一个基金公司,还不断地瞻望未来。
  媳妇的意思是让我入点股份。
  我说:“对于一个股神而言,你那点钱算啥呀?人家需要钱,随时可以从股市里提取,不需要你那点钱。”
  这应该是2008年到2009年的事。
  具体是2008还是2009,我记不准了,反正股市开始大跌,老A亏得很厉害,我帮媳妇把钱要回来,我们就退群了。我的观点是离这些诱惑远点,比什么都强。
  半年前,买房限购,想找人给搞个离婚证,证是假的,用来买房子的。
  我找宋兰。
  一来二去,我跟宋兰关系很好,有事没事我就调侃调侃她,而且她那里有汽车主题公园,有专业的越野场地,每次去玩,我都喊宋兰出来吃火锅,她单位旁边的那家火锅店,特别好吃。
  刚做水果店时,我们资金很紧张。
  有次我从侧面问:“假如我问你借10万块钱,你给不?”
  她说:“假设的问题,我不回答,因为仅仅是假设。”
  我说:“我是试探一下我在你心中的分量啊。”
  她笑着说:“啊?那不借!”
  晚上,她在QQ上给我留言:“我真借过,借给了老A。”
  我问:“你们见过了?”
  她说:“嗯。”
  我问:“泡了?”
  她说:“哪都跟你这么不正经?什么关系都没有。”
  我问:“你是不是参与了公司的入股?”
  她说:“当时不是入股,他说借。”
  我问:“你主动给的?还是他要的?”
  她说:“主动给的。”
  我问:“现在呢?”
  她说:“公司倒闭了,他说会慢慢还我的,公司倒闭时,给了我1000块钱。”
  我问:“你是不是纠结于要不要?”
  她说:“不好意思的。”
  我说:“你应该是判断不准他是主观忽悠了你?还是客观还不起了?”
  她说:“是。”
  我说:“经济上的问题,不看过程,只问结果,结果是你损失了9万9千元。”
  她说:“他借了12万。”
  我问:“这些钱,对你有多大分量?”
  她说:“我一个月不到三千。”
  我问:“最后一次联系是什么时候?”
  她说:“2011年夏天,给我打过一个电话。”
  我说:“这个事的根本是你自己贪婪了。”
  她说:“当时我很信任他。”
  我说:“我给你出个主意,你别骂我挑拨离间,你让他给你写个借条。”
  她说:“当时,他要写,我没让。”
  我说:“你们俩,肯定睡了。”
  她说:“真没有。”
  我说:“你听我的,让他给你补个借条,这些钱还是有希望要回来的。”
  她说:“我努力做到。”
  我说:“如果的确有感情,他的确困难的话,就当为爱情买单了,也算刻骨铭心的爱情了。”
  她说:“拖了这么多年,心里也没底了。”
  我说:“有空的时候,你思考一个问题,假如你很爱一个人,你会不会借了钱不还?会不会几年不联系?”
  她说:“你别说了。”
  我心想,又做了一件挑拨离间的事,其实我内心深处只是心疼她,不是情爱的心疼,就是出于对朋友的疼爱。
  昨天,朋友找我帮着搞个离婚证,我想到了宋兰,给她打了个电话。
  我问:“借条要到了没?”
  她说:“不好意思。”
  我说:“那算了,别折磨自己了,把这个事忘记了吧。”
  她问:“签名书我能做吗?”
  我说:“可以,你挨着书店和出版社联系就行了,只要知名作品,所谓的知名作品的概念就是一提起来,大家都知道,每个月进3000元的书就行了,然后你再去卖掉,卖不了无所谓,卖给我,你不需要定价太高,赚3000元就行,这个没啥压力吧?不到100本。”
  她说:“我试试。”
  我说:“只要试了,没有不成功的,别想大的,做点小的,我给你托底,他们有联系到贾平凹的,我都是上千本的收,一本给10块钱的好处费,也是1万多啊。”
  她说:“知道了。”
  装在口袋里的钱,才是自己的。
  这句话的潜台词是:借来的钱,也觉得是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