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在1岁多不到2岁时,我就发现他跟别的小男孩不太一样。那时电视里正在播放《白蛇传》,他一边看电视一边把枕巾之类的东西披在头上,一副小女孩的模样。我不喜欢别人说我儿子长得清秀,为了培养他的男子汉气,我特意让他学武术,踢足球,但他完全不感兴趣,最后还是不了了之了。在他7岁那年,他爸爸有了外遇,二年后我们离婚了。儿子和房子都归我,离婚后我就没打算再婚,准备与儿子相依为命。儿子初二的时候,我发现他的性取向有偏差,我很难接受自己的儿子是一个同性恋,我带他去看心理医生,并进行了一系列的心理干预。那时我就很清楚地意识到,人的性取向是无法改变的,但我仍然抱有一丝幻想,于是我对他说:你还小,你不一定清楚自己在做什么,现在请不要给自己过早下结论。等你长大了,如果你真的是同性恋,我会尊重你的选择的。

儿子的秘密我很艰难地替他保密着,除了我之外,连他爸爸都不知道,我的父母和姐妹们更是不知情。这个秘密向一座大山似的压得我喘不过气来。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性取向异常却越来越明显了。除了一声叹息之外,我还能替他做什么呢?在中国,同性恋会被人视为异类,为了让他将来能有一个宽松的环境,我想带着他外嫁。

在他17岁那年,我嫁给了一个非常Nice的美国男人。在广州移民体检时意外查出他Hiv阳性,真是晴天霹雳呀!!我和儿子抱头痛哭。老公不懂中文,但他看到我红肿的眼睛就明白有事发生,事到如今,我只好实话实说了。老公也很震惊,但他比我冷静,他坚持让我们去见签证官,并给签证官写了 。面签的结果是,我红条,儿子兰条。 这意外的发生打乱了我们的全部计划,儿子放弃了当年的高考去面签,结果兰条;老公满心欢喜想带我们母子去美国,结果只好悻悻地独自返回美国,我不可能丢下惊慌失措的儿子跟老公去美国,我必须留下来为儿子做点什么。

  在此后的日子里我二次飞广州为儿子的签证而奔波。三个月后,我不得不狠心丢下儿子飞美国。儿子的性取向改变了我的人生道路,他的意外再次改变我的生活。不管他发生了什么事,他都是我的儿子,我们母子一定要团聚。这个信念就象助推器一样推动着我不停地向前走。到美国不到二个月我考取了车牌并有了工作,老公带着我见了一个又一个的移民律师,最后我们从律师那里得知,从2010年新年开始,美国取消禁止Hiv阳性者的移民限制,我们终于见到了希望。但新的法律并不能让已知的hiv感染者受益,不得已,我们到处求助,苍天不负有心人,终于我儿子的案例在电视台的帮助下而成为这类案子中的个案而得到某大律师事务所的免费援助,现在已接到通知重新补体检和未刑公证,曙光在前面了,我祈求母子团聚的一天早日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