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先那个帖子太长了,所以重开一个
  大部分是摘记,中间间隔着remarks后面就是评论。
  ***《中国国家地理》2004年11期 河流专辑***
  **写在前面:
  
  中-国-部-分
  中国的水电发展呈现失控的状态,只有促进大干快上,修大坝高坝的因素,而无限制因素:钱是国有银行的,不考虑还的;土地是公有的,不需要赔的;地方是支持的,因为有收入;移民是忠厚的,拆迁费用低;缺的只是招牌,招牌也有了:“西部大开发”。
  对一个对三门峡水库不敢反思的水利水电界,我们怎么能把中国的大小江河交给他们去开发。
  
  我国的河流状态越来越糟,很重要的原因出在管理体制上。国内河流管理是由水利部下派的机构来执行的。机构庞大,人员众多,且仅擅长兴修水利、防洪和搞大坝建设。更重要的原因是流域内各地方政府或与水相关的各个群体没有参与到水的管理中来。
  绿化方法不当会造成城市最大的水资源浪费。我国照搬欧美草坪管理模式:要求草叶高度保持在3~5寸之间。这样矮的植被无法抵挡阳光的照射,浇灌到草坪上的水很快就蒸发消失了,加重了水的消耗。
  长江的问题:洪湖鱼和螃蟹的围网密集;湖泊湿地养殖过度、富营养化;沱河污染;太湖与巢湖污染。水污染、水土流失、洪涝灾害、生物多样性丧失。
  长江有三百多中鱼,其中很多是特有鱼类,在我国淡水鱼类中占有最重要的地位。若建立长江上游特有鱼类自然保护区,赤水河是首选河流。
  黄河。二级“悬河”,堤内有堤,使黄河河道的泥沙在小堤内淤积,抬高了河床。
  三峡大坝如果再向前推一段,就可以解决中国鲟的繁殖场问题。
  中国西部:地形反差巨大――世界上罕见的水能资源富集区;地质环境很不稳定――我国水电开发风险成本最高的地区。在中国西部这样的地质灾害高发区,一旦大规模灾害事件发生,大坝的存在,尤其是高坝、大库以及梯级大坝的存在,将极可能对灾害起到放大作用。
  我们现在所面临的大部分问题,都是发达国家在进行河流开发的过程中曾经经历过的。当他们开始纠正以前的错误的时候,我们却在重蹈覆辙。不知道是政府觉得这些问题无法回避,还是水利部门无法给出让人满意的答复,或者我们的民众太习惯于牺牲自己满足国家而使水电开发没有后顾之忧。三门峡的悲剧令每一个中国人扼腕叹息,那是那个时代理想主义的碎梦。三门峡是整个国家的错误,而我们至今不知道该拿它怎么办。至于身边的大大小小的错误,我们已经熟视无睹。我们是不是已经习惯了冲动,习惯了轻率的选择,习惯了在错误之后的弥补。
  还有管理中的数不清的问题,或许不是很快能够解决的。那是几千年的老问题了。我们要做的是学习。向西方学习我们的历史文化传统中不曾有的习惯以及解决问题的方法。切忌照搬挪用。盲目的跟进只会导致得不偿失。学习如何讨论,如何民主,如何让各方面的力量介入,而不是政府一手操刀,然后让民众吞噬苦果。
  移民问题:
  移民补偿费并不是直接偿付到移民手中,而是包括整个移民安置中的公路和城镇建设费,购买土地和房屋等等费用。如果一个移民要重建家园和生计并到将来也可以达到小康生活水平,他所需要的移民经费至少是20万元,这还必须是在良好的发展环境之内。然而三门峡28万多移民,背井离乡每个人得到的只是600元的补偿。
  退田还湖:
  长江流域湖泊的利用:唐宋――长江中游围湖造田以增加粮食产量,把沿江、滨湖地区的广袤洲滩和边滩变成了著名的粮仓。早期的围湖造田为先民的繁衍生息、促进中国文明的发展做出了积极的贡献。明清――围垸太多,湖泊面积日益缩小,加速了泥沙在湖区的淤积,降低了湖泊的调洪能力,垸内洪涝灾害日益严重。解放后直至十一届三中全会――不恰当的人口政策,“以粮为纲”的农业政策,导致大规模的围湖造田。洞庭湖面积由17900平方公里减至2632平方公里。
  实行退田还湖改造之后,人多地少,且剩下的土地只能耕种麦子、黄豆、棉花等旱地作物,不能插秧水稻了。
  Remarks:退田还湖工作要真正做到位是十分困难的。正如退耕还林、退耕还牧的困难一样。从纯地理、生态角度来讲,经过改造的土地本身结构已经发生了变化,因此这个“还”却并不一定被自然所接受。从政策的实施角度来讲,地方政府不一定想退,农民更不一定想还。毕竟在我国,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似乎依然是一个遥远的梦,并且是一个还不能被理解的梦。吃饭还是看风景?纯朴的农民作出的选择也是简单的。退田还湖,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带着泪的选择。
  治河方略:
  都江堰:引走清水,排走泥沙
  王化云的治黄战略:“废除民埝,实行宽河”“除害兴利,蓄水拦沙”
  
  河流绿色走廊
  黄秉维。黄万里。王化云。
  
  莱茵河:世界上管理的最好的一条河,世界上人与河流关系处理的最成功的一条河。
  莱茵河的水污染防治已经从控制点源污染进展到了防止面源污染,而且莱茵河水的水质、水中各种物质的含量,人们已经很清楚了。
  莱茵河的治水目标:“让大马哈鱼回到莱茵河”――清晰明白,具有感召力和亲切感。
  荷兰拦海大坝的负面影响:1摧毁了海洋的咸水和莱茵河的淡水相互交汇的三角洲生态系统,使丰富的海洋生物消失了,也使许多传统的渔业消失了;2当地社区需要改变生产方式;3终止了三角洲的发育,改变了泥沙淤积的状况;4降低了莱茵河的防洪能力;5改变了原来的海滨风光和景观。
  
  欧洲的河流已经进入了“休闲审美”的时代。
  法国的河流管理:每个流域都有一个水利局隶属于国家生态与可持续发展部。但它只是一个执行机构,水利局上面有一个管理委员会。管理委员会由大区代表、省代表、乡代表、用水者代表、社会经济顾问及国家代表组成。这个委员会每5年制定一个5年计划。每年召开会议,处理问题,决定大致方针。
  罗讷河:每当有电站出现,就有运河出现;每当有运河出现,就有船闸出现。
  
  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对各种用途的用水量做过精确的计算,在这个基础上,联邦政府又通过建立各种标准来计算出每条河流的流域中各个层次的用水者需要多少水,再经过了复杂的计算之后,每一个澳大利亚人都清楚自己每年能从政府那里得到多少水。
  一个督促政府把水还给河的家庭妇女面对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回答:“我有三个孩子,一部电话和充足的时间。”
  含盐的地下水是墨累河流域的“地下洪水”。
  
  我们似乎是在走欧洲的老路,他们干过的蠢事,我们正在进行。他们已经放弃了的大坝、标准化大堤,我们正在建设。我们刚刚毁坏了的自然的河道、河岸,他们又兴起了“复兴自然”的运动。我们目前有100多个超过60米以上的高坝在建设,他们却开始了反高坝运动。
  法国河流开发总目标:提高沿岸人民的生活质量
  在发达国家,目前已建立了较为完善的水库大坝的规划-设计-建设-运营-除险加固-报废退役的全过程管理体系。我国病险水库的比例高达36%。目前急需加固的重点大中型病险水库就有700多座。
  Remarks:当我们看多了国内那一条条残缺的河流,看多了忠厚的移民的泪水,看多了政府官员站在大坝上大手挥挥眉飞色舞,放眼眺望远处的欧美,看看那一条条清澈而欢快的河流,说不清心中是什么感受。但我们也可以看到,他们不是没有犯过错误,他们也不是现在已经解决了所有的问题,关键在于,他们懂得如何去处理。河流不是政府手中赚钱的工具或者用来做实验的玩具,而是全体民众所共有的,每一个人都有权利知道这条河如何被利用并且利用的后果是什么。他们的民众也有了一种自觉,一种捍卫自己权力的自觉,一种捍卫自然原本面貌的自觉,一种人与自然应当和谐共处的自觉。他们的管理是在一次又一次的磋商讨论之后才逐渐完善的,他们的理念是在一个又一个教训之后才逐渐形成的,他们的审美是在艰难的开发之后才开始回归的。我们即使无法跳跃,我们是否也可以稍稍绕道。
  
  泥沙并不是均匀的在水库底淤积的,拦河建的水库,库形往往是像河道一样是长条状的,库头与库尾相距甚远,泥沙往往淤积在库尾,在河流汇入水库的河口地区,抬高水位,给上游带来洪涝灾害。
  在大坝建成后的运行过程中,受水库蓄水以及库区水位反复变动的影响,既会诱发地震,也会加剧和引发滑坡、崩塌等灾害,影响范围扩展至整个库区及其周围。水库蓄水可以在天然地震较少和较弱的地区,诱发较强烈的地震。水库运行过程中水位的反复变化,也导致浸水条件和水文地质环境的反复改变,更易使各类灾害体复活获新生。
  湄公河:穷人的超市
  
  你是用什么样的工具,你就拥有什么样的世界,你就是什么样的人。
  从“与水争地”到“为水让路”,实际上是对“人定胜天”这一认识的否定。
  我们应该与河流建立一种金钱之外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