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现代家庭对子女教育重视程度的提高,家长们所扮演的角色也越来越丰富。除保证孩子的营养健康,辅导作业、培养特长、关注心理健康等任务也不断累加在他们身上。
    在孩子上幼儿园到中学的过程中,家长们不断开发自己的潜能:手工劳作、学科辅导、艺术特长……十八般武艺样样都得来一手。为了子女的教育,不少家长已将自己炼成了“全能家长”。
    案例一:父母齐上阵帮儿写作业  
    写不完的作业
    11岁的小雨在东城区一所普通小学就读五年级。由于爸爸经常上夜班,辅导孩子功课自然落在了当中学教师的妈妈身上。
    小雨所在的学校以功课抓得紧、作业多著称。小雨妈妈坦言,当初给儿子选择小学时,也曾有机会去一所作业很少的名校,但想到中国的教育归根结底还是以应试为目标,儿子如果在这样的学校度过6年,一旦进入中学,可能会因为基础差而适应不了高强度的学业竞争。于是,小雨妈和老公狠狠心,把儿子送到了这所普通校。
    “从一年级起,小雨几乎每天写作业都要写到晚上11点半。”初入小学,小雨妈就见识了学校严苛的教学要求,每天老师都会布置大量作业:语文,每个生字和生词都要抄写一行,拼音再抄一行;数学,每天都有两张试卷练习……为了强化训练,学校还对家长提出了各种辅助要求,如果数学考试达不到90分,家长就要把这份试卷抄一遍,然后监督孩子重新做一次;语文如果生词听写不达标,家长在家还要给孩子重新听写一遍。所有的作业,家长都要检查一遍并签名。
    小雨妈坦言,小男孩本来进入学习状态就晚,而老师提出的这些严苛要求对慢性子的小雨来说,更是一种折磨。每天,她看着儿子强撑着眼皮在赶作业,又是心疼又是着急。由于晚上休息不好,白天听课就没精神,跟不上老师讲的新内容,小雨学习上留下的问题越来越多。如此一来,形成了恶性循环,也让一直陪伴在旁的小雨妈苦不堪言。为让儿子尽快完成作业早点休息,她有时会替儿子抄写几段。
    为减负而包办
    与此同时,学校的各种课外作业也越来越多。每年,学校都要组织学生参加一个全国级别的作文比赛。小雨妈回忆,小雨刚上一年级时,老师要求所有学生必须参加这个作文比赛。“刚上一年级,字都不认识几个就写作文,这不是为难孩子吗?”小雨妈说,孩子本来每天的功课就很多了,根本没时间去应付这些额外的课外要求,而老师交代的任务又不能不完成。为了应付老师,小雨妈决定自己上阵,替儿子写作文。
    对于中学语文老师的小雨妈来说,写作并不是一件很费力的事。但是,她是替儿子写,就得尽量模仿孩子的语气,写完后再让儿子抄一篇交给老师。后来,随着小雨的功课越来越多,抄写的程序都免了,直接由小雨妈全权包办,由她模仿小雨的笔迹完成作文。
    小雨妈笑言,现在她跟儿子的字越来越像了。每次,这些代写的作文都能得到老师的表扬。尽管替儿子完成的作品从未获过奖,但她却因为教子有方,年年被评为“优秀家长”。“这是对我一个最大的讽刺吧。”
    包办也让家长们发现了自己的潜能。小雨从小就不喜欢绘画,对色彩的感觉很差,可学校每年都要求学生必须参加绘画大赛。于是,提交参赛作品的任务自然又落在了小雨妈身上。为了使自己的作品尽可能接近孩子的创意,小雨妈先是买儿童简笔画的书籍,又上网搜集材料自学,愣是让自己这个“绘画盲”学会了构图、用色。
    不过,再厉害的家长也会遇到“短板”。一次,小雨要交一篇英语作文,这可让自小对英语没自信的小雨妈傻了眼。冥思苦想了半天都没写出来,娘俩儿只好向正在上夜班的小雨爸求助。由小雨爸用电脑打出一篇电子版作文,用邮件传回家,再让小雨抄下来。从那以后,辅导儿子英语的任务,就当仁不让地由小雨爸包办了。
    陪着孩子成长
    小雨妈说,在小雨所在的班级,跟她有类似经历的家长并不少,甚至老师们也知道,有些作业或作品并不完全是孩子自己完成的。但只要能交上来,就没人再追究。渐渐地,孩子也习惯了很多事情由家长代劳,见惯了很多大人替代的东西,觉得父母为他们的付出都是理所应当的,这不仅让孩子产生了依赖性,也抹杀了他们的创造力。
    “我也知道这样的包办不好,但孩子太累了,这样做就是想帮他减轻点负担。”小雨妈坦言,她对孩子的期望很简单,只要学习成绩能达到他尽力能达到的程度就够了,也并不指望他以后多优秀、出色。“能站在金字塔尖的毕竟是少数人。”再过一年,小雨就将小学毕业。随着学习程度的加深,父母能够提供给他的帮助也会越来越少。
    案例二:儿子钢琴5级妈妈达7级
    为教儿子从头学琴
    如今,越来越多的家长注重对孩子进行艺术特长的培养。为了督促孩子认真学习,许多家长陪同孩子一起参加特长班。结果,不仅孩子学有所获,家长们也逐渐被培养得“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了。
    张女士的儿子今年上小学五年级,从四岁开始,儿子便跟着老师学习钢琴。与很多家长不同的是,张女士为了辅导儿子弹钢琴,从零基础学起,最终儿子考了钢琴五级,她自己则达到了钢琴七级的水平。
    “我要是不懂,就没法辅导啊。”张女士说起来有些无奈,儿子四岁半时,在幼儿园见老师弹钢琴就会非常专注地看。她觉得儿子喜欢音乐,便开始给孩子报班学习。张女士选的是老师一对一教的方式,每周一次,大概每小时80元。最开始的时候老师在前面教,她在后面看。张女士说,孩子毕竟年纪小,有时候老师讲的内容孩子记不住,她便负责做记录,时间长了,老师讲解的时候,儿子如果还有不明白的,她也会上前再用更简单的话讲一遍。
    后来老师夸张女士有天赋,邀请她一起学,张女士笑着说,自己上学的时候,只学过唱歌,连五线谱都不认识,真是要从头开始。于是,她开始跟着儿子一起学。张女士说,自己毕竟是成年人,理解起来比孩子更快,更容易些。虽然毫无基础,不过她坚持记指法,然后把五线谱转换成唱词,寻找曲子里的规律。慢慢地,张女士找到了学习钢琴的窍门,技艺突飞猛进。
    母子较劲促进琴艺
    张女士学钢琴后,儿子开始跟妈妈比着练习。
    儿子能和妈妈一起学习,感觉动力十足,经常要求主动练习。“有的时候我不想练 就告诉我说,妈妈不练,我也不练,跟我较劲。”张女士说,由于自己要上夜班,所以每天只能抓紧早上孩子上学前的一段时间督促孩子练半小时左右的琴。原来孩子经常不愿意练,不过有了妈妈这个对手之后,每次练习都非常认真。有了对比,张女士也不能放松,她说,每天上午孩子上学后,她会利用上午在家的时间进行练习。“后来孩子考级都很顺利,钢琴老师也建议我去考试”。母子互相较劲练习钢琴,很快,张女士就追上了儿子的进度,两个人后来还一同去参加考试。
    张女士至今记得第一次去考级的时候,身边都是很小的孩子,“孩子们都问我,阿姨,你是老师吗?”她笑着回答自己是考生,一起考试的孩子们感觉非常吃惊。当时她以为自己是考场里年龄最大的考生,后来一问才知道,原来同场的还有一个60多岁的高龄考生,这才放下心来。考试通过后,儿子对妈妈也十分佩服。
    后来居上超越儿子
    张女士说,她自己学了钢琴后,对辅导孩子非常有帮助,“真的是有的放矢,孩子有弹得不对的地方,当时就指出来。如果我不会,或者弹得不好,儿子不仅会给我指出来,而且容易不听我的。所以,我只好努力学,争取做一个勤奋的妈妈,给儿子树立一个好的榜样。”不像最开始,孩子只管弹,他们并不知道弹得怎么样,有没有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