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正红
  站在讲台上的老师叫宗淑红。
  那天,消息灵通的嫂子来串门,告诉她学校里有个老师病了,学校要找人代课。她将信将疑,问嫂子:“你怎么知道?”嫂子说:“听校长说的,如果你愿意教,去学校试试。”
  那一刻,宗淑红无比地激动,她的梦想变成为现实。虽然只是做了个代课老师,对她而言,已经是彩虹般绚丽了。那一刻,天空晴朗了,天上的白云也要为她翩翩舞蹈……
  “老师好!”每一张小嘴都发出甜甜的声音,比教室外小鸟的叫声更清脆,更稚嫩。
  或许宗淑红天生是当老师的材料,只是上天对她不够垂青,一直把她拒绝在三尺讲台之外。现在,她终于由两个孩子的妈妈变成了几十个孩子的妈妈,把对两个孩子的爱分享给几十个孩子。
  就在宗淑红把教学工作摸出一点头绪的时候,却忽然又病了,吃药、打针、输液,憔悴不满了她的练。校长和老师们劝她修几天假,她说:“坚持吧,孩子们已经两个星期没有外语老师了,我不能再给他们落下一节课。”
  看着一群欢腾的孩子,她心里会说:“我真的喜欢你们,真希望一直和你们在一起。”
  那天是周五,原本幸福的周末让她伤心、落寞、孤苦,她承受着无声胜有声的压抑,默默地坐着。老师们来安慰她:“淑红,别难过,以后常来看看。”听老师们这么一说,倏地,有几滴泪涌上脸颊,不是从眼里,而是从心里。她说:“我喜欢孩子们,喜欢给孩子们上课啊!”
  新的一周开始。每一个开始都会使人感觉充满色彩与活力。因为一个又一个开始,人的生命中才满怀了激情。而这个开始,宗淑红只有把一腔的热情深埋在心里。她可以凭窗眺望自己心爱的学校,心爱的孩子们,但那些都和她保持了似乎很遥远的距离,一种可望不可及的感觉令她心碎。
  不是老师,她就只是两个孩子的妈妈。
  告别了讲台,离开了学校,宗淑红依然像以前一样生活,平淡而恬静。可在她内心深处,却总不能把一份感情割舍掉,任凭夏天烈日的炙烤,冬天寒风的侵袭。
  春天的到来,不仅给大地带来的湿润与温和,也给宗淑红带来了喜讯:她又可以去学校做代课老师了。这一次,她要当班主任,要教语文、数学。工作更累,但她却笑得更甜。
  这不仅是一个代课老师的朴实语言,更是一个代课老师的高尚人格。
  宗淑红也恰如一株樱桃,虽不灿烂,却也红得剔透,虽不能装点整个世界,却也为某些角落凭添了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