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总是浓于水的,血缘是不可分的,既或分开的血缘早晚也会连在一起。
  
  
  那天,放学回来时已经很晚了,我推开门一看,家里来了一位客人,是个中年妇女,一身普通的着装,不太整洁的齐耳短发。我以为又是来找爸妈走后门的呢,刚要转身躲进我的安乐窝,妈妈喊住了我。
  “梅阿姨,我叫星星,今后请多关照。”我一听是请来的保姆,就转回身来有礼貌地称呼她。说完我又向她鞠了一躬。
  我会心地向妈妈耍了个鬼脸,说真话我比梅阿姨高一头确是真的。梅阿姨也感到自己的话有点失言。
  她那话还没说完就尴尬地笑了起来。她那长长的睫毛,一双善笑的眼睛,特别是那一笑就上弯的嘴角,这副模样我好像在那里见过,可我一时又想不起来。
  “放心吧,钟厂长,我会把星星当成自己的女儿一样对待的。”梅阿姨一脸认真地回答着。老妈的话真叫我有点儿不好意思了。
  “中、中、中,星星,今后你的衣食住行我就全包了。”说着梅阿姨把话头一转说,“光顾着说话了,饿了吧,星星,我这就去给你端饭去。”
  二、神秘的梅阿姨
  自从梅阿姨进了我的家,我的家可真的大变了样:不论客厅还是厨房,不论是父母的卧室,还是我那乱七八糟的“安乐窝”,都被梅阿姨给收拾得简直让我以为我们又搬进了新居一般。那梅阿姨不仅手脚勤快,而且还从不多言多语,平常只是买菜时上街去一趟,其他时间都在家里或打扫卫生、或洗衣做饭。从没见过她干过什么私活。梅阿姨对我的关心那简直让我太感动了。为了回报她对我的关爱,我也曾多次问她的情况,可她总是说:
  “梅阿姨,我怎么没见你回过家呢?”一天我实在有点憋不住了就问她。
  我真没想到就这么一个满身悲剧的女工竟会相当有“墨水”呢!
  “星星,你再从能量转换的角度去想想看,我看方法还是有的。”
  更令我惊佩不已的是这个衣着打扮极普通、长相也很一般的梅阿姨的英语水平,简直到了让我顶礼膜拜的地步了!和她在一起练习英语,那简直就像和“老外”说话一样。那一阵子,我的英语水平突飞猛进,直线上升。连我的英语老师都有点不相信这是真的!
  我真庆幸妈妈为我找了一个好保姆,不,是一个好家教!我真想把梅阿姨的真相告诉爸爸妈妈,让他们也高兴一把。可是梅阿姨和我有约在先:如果,我将梅阿姨的情况说了出去,梅阿姨立即辞职远走他乡,再也不见我。
  
  清明节的前一天,梅姨就向妈妈打了招呼,说她要去办点事,请天假。妈妈答应了她。可我却不知道,那晚我回家一看梅姨没在家。
  “人家家里有事,不干了。”妈妈笑了笑说,“怎么,你梅姨才走了一天,你就受不了了;我走出那么多天也没见你咋样啊?”
  说完我就大哭起来。妈妈一看她的玩笑话被我当真了,知道她的玩笑开得过火了。
  我刚刚破涕而笑,就听见有人在敲门。我生平第一次抢在妈妈的前面去给人开门。开门一看竟是梅姨。我愣了一下就立刻扑了上去搂着她的脖子。
  梅姨马上把我的手拿开,对妈妈说:
  我瞄了妈妈一眼,她一脸不高兴的样子,爸爸在一旁也好像挺伤心似的。我没管那些,只要是梅姨没走就好。
  不知是梅姨的陪读有方还是我个人的努力,我终于如愿以偿地考进了我心意已久的大学。当我拿到了录取通知书时,我想着的第一件事就是要请梅姨陪我去外地旅游去,好好儿地享受一下这个没有任何负担的假期!
  当我醒来时,已是万家灯火时分了。我有气无力地嚷道:
  喊完我就大哭起来。父母惹不起我这千斤小姐,第二天,爸爸费了好大的劲也没有找到梅姨的住处。我不信,我就按着梅姨当时留给我的地址找了半天,虽然找到了,可是人不在,房东说这房子都空了好长时间了。
  
  
  就在我即将登程去大学报到的前夜,忽然来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话,爸爸瞅了我一眼说。
  看爸爸说话的神色他好像知道是谁打来的电话。我拿起耳机还没等发问,
  我也没问她是谁,就毫不犹豫地来到会面地点。反正在家里呆着我的心情也不太好,出去散散心也不错。
  我一看这人咋那么像梅姨呢?可才一个来月没见着她呀,梅姨怎么会阔了起来:她穿着一身藕和色的连衣裙,外系一件粉白色花边的短袖丝衫;那头发也不像在我家时那么随便一挽的样子了,看上去好像刚刚做完型的长发,被一个粉红色发夹夹在脑后;梅姨的脸上不仅多了一层脂粉,特别是那金丝边框的眼镜和那红红的嘴唇,更加光彩照人;一条金亮亮的项链挂在脖上,胸前还配着一个十分精美的袖珍手机。这套极端时尚的打扮一下子把梅姨显得年轻了许多。哟,好一副端庄华贵的贵夫人的气派!
  “梅姨呀,你咋变了呢?你,你这那是我们家的那个保母啊。看来你一定是有事找我了,请说吧。啥事?”我惊呼起来。
  “星星,我实在是太想你了。我知道你明天就要走了,我怕咱俩再没见面的机会了,实在控制不住了才给你打的电话,约你出来聊聊。”她搂着我的肩膀说。
  我简直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一把搂住梅姨的脖子,边哭边敲打着梅姨的肩膀边说:
  “星星,真对不起,我,我真没想到你会这么认真对……我,我太抱歉了!”梅姨被我的连珠炮打中了,她也悲吟起来。
  
  “为找到我尊贵而又漂亮的梅姨,干杯!”我深情地呷了一口苦苦的咖啡 ,转悲为喜的瞅着我心目中最崇敬的梅姨。
  “梅姨,都是我不好,是我的话气着您了,那,那您打我好了!”
  “星星,我实在控制不住自己。本来在你高考后的第二天合同就到期了。我早就该走了。可是我怕你在等待发榜的日子里吃不好睡不好,弄出点病来,那我的一片苦心不就白废了吗。我特别求你妈妈让我陪你到发榜,我对你妈妈说‘钟厂长我的这段工钱就不用给了’。你妈妈不太情愿地同意了。
  “当我从你的房间里出来时,你爸爸正好站在厅里,他把工钱递在我手里。说了一句,‘她梅姨,你走好。欢迎你有空来串门。’
  “怪不得吗,”我紧忙插了一嘴,“那天晚上我突然发现枕头下面的钱,我问爸爸这是谁的钱,爸爸吱吱唔唔地说那可能是我检查你屋子时把钱忘在那了。说完,他就把钱拿走了。”
  “星星,是因为……我、我、我就是你的亲生母亲啊!”
  “什么,什么?你是我的亲妈?”我惊异得不能自制地回问着。
  “就在我临床的前几个月,你父亲因单位的那些文化大革命后期留在地方的支左干部,利用老同志、老部下等关系进行权钱交易,他气愤此事并多次向上级写信揭发他们的恶绩,可是谁成想那个上级却把你父亲的信件全都透露给他的顶头上司。结果他不仅没告倒他那善搞腐败行径的上司,却被他的那些上司做扣栽脏给送进了监狱。
  “当你着急地来到了人间时,特别是你那第一声清脆的蹄哭在我耳边响起时,它好像给了我一种提示:你来的太不是时侯了,我可怎么面对你呀。因此我非但没有一丝喜悦,反而竟有了一种酸痛感。尽管接生的护士告诉我是个女娃,刚好五斤半。我也没瞅你一眼。
  梅阿姨说到这,用纸巾擦了一下那早已流到腮边的泪水。
  “把你送人后,我又告了一年多的状,仍是我们没理。后来我一赌气就离开了这个令我伤心的城市,去了江南。我在南方呆了三年后忽然传来你父亲病死狱中的消息。我赶回来奔完丧后,就一直生活在南方了。”梅姨不停地擦着流在腮边的泪水,慢慢地回忆着。
  “越想我就越控制不了自己,思念之情不停地撞击着我的心灵,我实在挺不下去 了,于是我就辞了职。硬是回到了这个令我伤心、又令我思念的城市。
  “回来后,我边找工作边寻找你的下落。我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找到了当年经手将你送人的护士长,我几次好说歹说地求她告诉我你的下落,可是她就是不肯。后来,我被逼得实在没法儿了,就跪在她面前发誓说:‘我只求看我女儿一眼,送人之事绝不反悔!’这样,那护士长才告诉了你的家庭。”
  “找到了你的家,我却决定不去看你了。”梅姨一下子把话打住了。
  “星星,我一看你生活在这么好的家庭里,受到这么好的教育,我已是万分地感激你的父母了,哪里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但母爱之情仍使我在你初中毕业的那年,到学校偷偷地看了你几回。这些你是不知道的。”
  “你高考前夕,我知道你的父母实在太忙了没工夫照顾你,我怕你的学习受到影响,母爱之心煎熬得我实在挺不下去了,我不能眼看着我的女儿因为忙于吃饱肚子而耽误了高考,我若不在此时尽到母亲的责任还待何时。
  梅姨说到这,那喷涌而出的泪水,早已把她那精心化在脸上脂粉弄得一塌糊涂。她边擦着脸边说:
  “这才是您的‘庐山真面目’呢,一个女人就应该这样。”我赶紧表态说。
  “噢,――”我仍然满心狐疑地问她。“那您凭什么就断定我就是您的亲生女儿呢?”
  “星星,你应该记得,我在你家呆了半年多,我是不是从来没看过你洗澡?”我认真地点了点头。
  我“忽”一下子站了起来,怪不得嘛,我总觉得梅姨的笑模样好像在哪见过,其实那就是我呀。我再也不能犹豫了:她真的是就我的亲生母亲啊!我情不自禁地扑进了她的怀里哭了起来。说实在的我早就想依偎在梅姨的怀里撒个娇,没成想梅姨现在竟一下子变成了我的亲妈!
  我的头在梅妈妈的怀里滚来滚去,也不怕把梅妈妈的衣服弄脏了,我放情地享受着母亲的爱抚。就在这时,我突然地想起了我的另一对爸爸妈妈。我立刻站起身来拉着梅妈妈的手。
  “不,星星,我不能去。当初我把你送人的时候,我曾对介绍人说过,无论何时,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我都不会去认领我的孩子。星星,我的小星星,我已经很满足了,我不会再有什么奢望了。谢谢你,谢谢你的父亲母亲,是他们养育了你,是他们给你奠定了人生中最优良的基础。
  “星星,我亲爱的乖女儿,妈妈今天之所以要告诉你的身世,是想让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你有两个疼你爱你的妈妈:一个是生育你的不凡的妈妈;一个是养育你的伟大的妈妈。明天你就要踏上你人生中最理想的旅程了,这里,已没有我值得留念的了,所以我也该远走高飞了。
  “今年清明节那天,我和你妈妈请了假。我是给你的生父送花篮去了。我在他的墓前对他说,‘这回你可以暝目了,咱们的女儿如今已长成一个标致的大姑娘了,她今年就要高考了,她肯定能考上名牌大学。我装成一个下岗女工来到了她的身边,我会用我的能力帮她把课程复习好。咱们的女儿是个聪明的高才生。你就放心吧……”
  “星星,哭吧,哭吧,但愿你的哭声能告慰你父亲的在天之灵。妈妈知道你心里一下子承受不了这么多突如其来的事儿,唉,都过去了,不想它了!妈妈衷心希望的是你快乐终生。”梅妈妈极尽母爱地抚摸着我的头,慢条细语地说着。
  这时,妈妈从她那精美玲珑的挎包里拿出来一个小手机和一本存折,递在我的手里说:
  “今后,你如果想我,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号码我已存在手机里了。”
  “唉,真是时间恨短哪,我该去赶飞机了。”妈妈站起身来,对着镜子简单地化了化装。
  妈妈恋恋不舍地跷起脚捧着我的脸使劲地亲吻着,连我的泪水都她被吮进了嘴里;我更是忘情的搂着妈妈不放,一激动竟把她抱了起来……
  四、可怜天下父母心
  当我带着两个肿眼胞回到家里时,我突然发觉坐在灯下的爸爸妈妈一下子老了许多,看样子,他们也哭过。一见我回来了,妈妈再也禁不住了,一下子扑过来,紧紧地搂着我。哭着说:
  “星星,本来我们今晚就要把你的身世讲给你的,可惜晚了一步。”爸爸把话头接了过去。
  “突然听见有个女人的声音:‘你这句话回答的语法有毛病,应该这样说……。你妈仔细一听是梅阿姨的声音,当时把你妈妈吓了 一大跳,这个梅阿姨是干什么的?一个下岗女工怎么能指导你这个高才生的外语呢。她来我们家是什么目的。
  “我们知道梅阿姨的特殊身份的第二天,我就把介绍人找来问她,她说她也不十分清楚梅阿姨的来历。”爸爸说到这,喘了一大口气,又喝了口凉茶,擦了一下眼镜。
  “我们最后的意见就是要佯装不知道,其目的就是让你们娘俩有机会亲热亲热,将来有一天你们相认时,你好有个心里准备;我们虽然是你的养父母,并养育了你二十来年,是有感情的;但她是你的生母,她是有理由来相认你的。我们不是那种不懂情理的人,我们充分理解梅阿姨对你的情感,那是任何人都不能替代的。可背地里,你知道吗,你的养母为你哭过多少回呀!”
  “爸爸妈妈,你们永远永远都是我的亲爹亲妈,没有你们的精心怃养,我哪能有今天;没有你们那不是亲生而胜似亲生的呵护,我哪会成长为一名大学生。我不会忘恩负义的。我不仅不会离开你们,而且还要回报你们的养育之恩;
  “什么,什么,你妈妈她走了?为什么不留下?”爸爸着急地说着,“星星,快走,我们去把你妈妈接回来!”
  “咳,我们原设想帮她买套房子,让她在这里安下家来,等你大学毕业回来,你就有机会去和她欢聚了。”妈妈深情地说着。
  这一晚,我们一家三口人全都失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