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郭玉凤 来源:中国周刊

  为什么北欧人如此幸福呢?第一个显而易见的答案是北欧国家都是富裕的工业国,人民生活水平普遍较高。19世纪后半期,工业化的洪流冲击了北欧诸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的40年里,丹麦按当年价格计算的国民生产总值增加了将近200%,挪威增加了150%,瑞典则增加了250%以上。20世纪60年代之后,北欧成为世界上经济最发达、福利最完备的地区之一。1970年以后,丹麦一直处于世界人均收入的前列。2002年,丹麦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29593美元,位列世界第6名。2005年,挪威的国内生产总值在经合组织国家中仅次于卢森堡位居第二,瑞典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欧洲国家第4位。
  北欧国家的社会保障不仅广泛,而且普遍。享受社会福利成为公民的一种基本社会权利,福利国家致力于消除基于性别、年龄、阶级、家庭状况、种族、地区等因素而形成的不同群体之间的不平等。最普遍的待遇包括养老保障金、向所有有子女家庭提供家庭津贴或儿童津贴。北欧各国地方政府提供的完善的社会服务是其福利制度的亮点之一。“在你出生之前助产士就已随时待命;在你呱呱落地之后,保健护士会上门拜访;一旦爸爸妈妈重返劳动力市场,专业的儿教人员就会接手照顾你;学校的牙医会从你三岁开始提供长达12年至15年的服务;教师会引导你完成小学和中学的课程;护士和医生(一些来自公立医院、部分来自私立医院)为你的一生提供免费医疗服务;当你失去自理能力,家政工人会上门提供清扫、购物和个人护理等服务;如果你需要的话,也可以去养老院居住(虽然目前有些供不应求)。”
  健全的社会服务体系使家务劳动在很大程度上实现了社会化,因而妇女有时间和精力参与社会生活,这就解释了北欧福利制度为什么会以“对妇女友好”而著称。挪威学者海尔伽・海纳斯指出,“生育走向公共领域”的发展趋势正是对妇女友好政策的关键。与欧陆模式倡导的“男主外女主内”不同,北欧国家推行普遍的双薪养家模式。通过父母津贴和父母假期等一系列规定,父母双方都是职工又都是保育者的观念深入人心。工薪母亲能够得到公共基金资助的日托幼儿园的帮助、允许请假照顾生病的孩子。2000年,丹麦90%的3-5岁儿童在日托中心注册,专门在家照看孩子的家庭妇女几乎消失殆尽。同时,一些北欧国家也开始对妇女从事的家庭照顾工作进行重新评估。1992年,挪威国家保险体系承认照看7岁以下的儿童、老人、病人和生活有障碍的人等不支薪的看护工作等同于雇佣劳动,给许多从来没有进入劳动力市场的妇女追加养老金。
  最后,北欧式协商民主带来的阶级合作与政治稳定。10世纪时,几个丹麦人在法国的一条河流上游览,河岸边的一个送信人问他们:“你们领头的叫什么名字?”“没有领头的,”他们回答道,“我们都是平等的。”